要聞

婚前協議遷加國一拖再拖 聞國安法下決心 避「最後炸彈」 兩子之母:不是移民是走難

【明報專訊】「港區國安法」再觸發港人討論移民,無論是離開或留下,都不是容易的決定。兩子之母Maggie可數出幾十個不移民的「理由」,在港的父母、移民後或找不到工作、兒子移民後或在學校被欺凌……雖然婚前已與加拿大籍的丈夫協議,生孩子後總有一天舉家到加國生活,但二人一拖再拖,最終無論哪一個理由,都敵不過她形容為「最後一個炸彈」的港區國安法,叫她二話不說要移民,「現不是移民,是走難,如果無小朋友都不會走」。

明報記者 馮樂琳

Maggie的丈夫早年隨家人移居加拿大,其後回港工作、結婚,大仔5年前出生,曾計劃舉家到加國生活,但丈夫的事業發展順利,一度想過「不如唔好走」,一家人繼續在港生活。直至去年下半年,反修例運動改變他們的想法,決定維持在兒子小三前離港的計劃,其後Maggie懷上第二胎,幼子月前出世,計劃仍沒有變。

本擬3年後移民 「不等啦」

「不等啦,等不到這3年。」港區國安法即將訂立,再一次改變Maggie與丈夫的想法,「反修例仍覺得香港有一日會變番好,但今次咁離譜,即是以後只會更離譜,最驚有一日不准出境」。

昨日二人開了一小時家庭會議,詳細分析各種計劃,「去加拿大住哪一區?賣了香港層樓先?還是老公過去搵工先?之前全部都沒有認真想過。」家庭會議最終亦沒定下具體計劃,一家四口唯一沒有加籍的Maggie說,最重要是踏出第一步,明天會先下載入籍移民表格填寫,預計遞交申請後半年至一年才獲批。

憂移民生活更憂香港

「今次真係心死」

「學歷又無、朋友又無、事業又無。」在港出生及長大的Maggie一直擔心,隨丈夫入籍加拿大生活會難以適應,「萬一拗交,我真係要瞓街。」但她說以往的所有憂慮,至今已不成憂慮,「怕適應不到(移民的生活),我更驚下星期已適應不到香港的生活」。雖去意已決,Maggie仍擔心面對自己的家人,不知如何開口,問到會否再有可能改變心意,她說「今次真是心死」。

教師去年申移民大馬

慶幸當日決定

至於任職教師的HY(化名)早於去年5月計劃舉家移居馬來西亞,當時仍未爆發反修例運動,作為三子之母,她想得直接:想兒子讀書舒服點。HY計劃兒子到當地讀國際學校,費用相比在港讀國際學校可負擔,她稱要兒子報考國際認可的公開試,「不想他們考DSE(文憑試),中學都不想在香港讀」。

正式遞交申請移民文件是去年7月,她形容在連月的反修例運動中,也從未有近日如此沮喪的感覺,至近日文憑試歷史科試題風波,以至日前公布訂立港區國安法,她說「慶幸」當日有此決定,「現在明顯要『搞』教育,學生讀嘅歷史是否真歷史?根本是偏離教育的真正意義」。激動過後,HY又流露一絲絲唏噓,「我都不想丟低香港」。

HY已與兒子商量,到歐美升讀大學後,無論是留在當地還是回流香港,作為父母亦會支持,但她不諱言:「我未偉大到可以叫他們留在香港,為香港做點事。」HY本計劃若移民一直未獲批,今年升中的長子會先到馬來西亞升學,但計劃因疫情有變,「最多(在香港)讀多一年,疫情穩定後一定即刻送他走」。

有人移民為自由,未必會選擇到馬來西亞,但HY說:「明白世上沒有烏托邦,馬來西亞都有貪污等問題,但起碼大選一人一票。香港現在是極差,50年(不變)都未過,已經淪落到咁。」

(港區國安法)

相關字詞﹕港區國安法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