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調查:一成住戶稱業主續加 失業逢加租 劏房戶「大搬細」借錢繳

【明報專訊】疫情下私樓租金下滑,公屋戶亦獲免租,惟劏房租金「疫市」靠穩。一項調查發現,約一成受訪劏房戶稱業主會繼續加租,但有超過六成劏房戶表示儲蓄僅夠一兩個月之用。有劏房戶自疫情爆發開後一直失業,難以負擔租金,唯有「大搬細」遷往更狹小的劏房,更需借錢交租,對未來生計感困擾。關注團體稱,現時劏房戶所獲資助均來自私人及社福機構,期望政府為這些有需要的家庭提供失業救濟金等援助。

明報記者 鍾妍

六成戶儲蓄僅夠一兩月

差餉物業估價署早前公布,3月份私人住宅租金指數為182,按月下跌1.9%,首季計已跌4.1%,按年更跌5.7%。不過,疫情下劏房租金卻「企硬」,關注基層住屋劏房聯席近月訪問了約400個劏房戶,當中約一成稱業主會繼續加租,僅少於10戶稱業主肯減租。調查又顯示,超過250戶稱儲蓄僅夠用1至2個月,未來要向親友借錢。

團體:劏房流動低 減租意欲細

聯席組織幹事朱詠妍指出,基層劏房戶多從事飲食業,疫情下生計首當其衝,部分街坊無法交租而被逼遷,形容劏房租金「唔加已經偷笑」。全港關注劏房平台組織幹事林曼瑛亦稱,劏房戶搬屋難,流動性較低,令業主減租意欲不大,她曾聽聞有劏房戶要向財務公司借貸交租。

林女士與3名已成年但仍在學子女,原居於深水埗約260平方呎兩房一廳的劏房,月租約9000元,但業主通知她於4月起加租數百元。林女士原從事清潔工作,疫情爆發後一直失業,故搬到現時約150平方呎的一房一廳劏房,月租約6000元。她說,3名子女間中會在餐廳「炒散」,過去一家收入約萬多元,但現時子女工作亦減少,月入僅餘數千元,需借錢交租。

林女士說,3月租金也是靠公益金「及時抗疫基金」提供的1萬元繳交,本月仍在想辦法。她形容現時每晚睡不好,「瞓落去會諗,聽日點交租?食啲咩好?」

的士司機收入剩2000 病妻亦求職

任職的士司機的羅先生和與妻子居於葵青約150平方呎劏房,月租6000元,他曾問業主可否減租但遭拒絕。羅坦言疫情下生意大減,扣除車租每月僅餘2000元收入,妻子即使患肝硬化亦要努力找工作。雖然羅可獲政府抗疫基金為的士司機提供為期半年、每月6000元的資助,但他說聽聞車主會加租,且資助額亦僅夠交房租。

羅氏夫婦現主要靠儲蓄度日,羅太說每天為生計感抑鬱,近兩個月銀行儲蓄「幾百蚊幾百蚊咁撳出嚟,好快撳晒」,現只剩約1萬元,僅夠維持生活一個月。羅先生稱,自己「有手有腳」不願領綜援,但部分低收入家庭資助的申請手續繁複,冀盡快獲政府編配公屋。

稱抗疫基金未助 倡發失業金

葵涌劏房居民大聯盟召集人吳堃廉稱,新年後接獲的劏房戶求助大增,近兩個月劏房戶失業問題更趨嚴重,曾一日接獲多個電話查詢抗疫基金申請事宜。他說抗疫基金無涵蓋最有需要者,現時劏房戶所獲援助均是私人機構聯同社福機構提供,「(政府)作為資源統籌人,反而大家都受惠不到」。吳期望政府為有需要家庭提供失業救濟金,而早前向駿洋邨準住戶提供一次過6000元特惠津貼,亦應擴展至其他輪候公屋者。

(的士司機資助)「如果要拎就拎到,但有個問題,𠵱家好多司機驚到時申請咗可以拎,但車租可以加番你,變相拎咗之後冇用。」劏房戶、的士司機羅先生

(疫下租市系列.二之二)

(抗疫新階段)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