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特寫:242涉暴動被告同步提堂 一夜6庭陷荒亂 人急官累傘不退

【明報專訊】11月18日晚上,數百人涉嫌參與暴動,在油尖旺被警方制服。48小時後,242人被押解到全港6個法院應訊,人數之多是香港法庭的新紀錄,其中西九龍裁判法院審理案件至翌日凌晨近1時,也是個新紀錄。有家屬收到消息,正午便到法院守候,一直等到傍晚,仍不知年輕子女究竟被安排到哪個法院應訊,他們問律師、問保安、問記者:「警察有沒有跟你說?」6個法院同陷入一片荒亂之中,律師穿梭於法庭之間,家屬為「去錯法院」而鼓譟。在混亂中唯一不變的「常態」,是眾留守旁聽者撐開的傘海。

明報記者 何進康 余卓祈 丘萃瑩 方嘉蓓

西九龍裁判法院

被告打口形 只求跟家人說「我還好」

港鐵南昌站不見任何塗鴉,乘客有序地拍卡出閘,與僅僅3公里外的彌敦道恍如兩個國度。商店正常營業,這是個平凡的星期三(20日)。下午2時,穿梭南昌富昌邨商場內,不難發現食肆內坐滿了載着口罩、眼神有點銳利的年輕人。旁邊帶着孩子的婦人說,示威讓她去哪裏都不方便,又說起周一(18日)夜彌敦道的狼藉。坐在她對面的主婦表示認同,說「200幾個暴徒今日上庭,拉得好」。 年輕人瞥了一眼,搖一搖頭便除下口罩低頭進食,看似較為年長一個溫柔地對他說:「快吃點,要趕緊去法院拿籌。」

「Telegram群組不是說兩時半開庭嗎?」法院內原來已站滿到場聲援的人。保安把他們安排到一樓詢問處外排隊等候,從西九龍裁判法院的外圍落地玻璃,可看見人們不斷在電梯上落。

共有80名被告被安排到西九龍裁判法院應訊,然而當日被控的共有242人,當中213人在相同地點(彌敦道與窩打老道交界)被捕,究竟他們被捕後登上的旅遊巴駛去哪裏?全港有6個法院處理案件,除了警察,無人知曉任何一個被捕者的下落。6個法院,對家屬而言就像擲骰子,出發「搵仔」,卻只有六分之一機會「去啱法院」。

眾旁聽者原本站着排隊,站久了,看看窗外發現已日落,才意識腳累,要坐下休息。法庭原應黃昏前準時「打烊」,那夜卻燈火通明。到傍晚運載數十名被告的警方旅遊巴抵達,蒙面的防暴警在旁駐守,如臨大敵,恐怕有人密謀「搶犯」。在今年6月之前,要驚動警方在法院外如此武裝佈防,那怕只有被國際刑警發出「紅色通緝令」、印度裔械劫疑犯文子星被押上庭時才會出現。

此時,到場聲援的公眾已將法院的地板當作餐桌,外賣盒、紙杯滿地。不過律師和家屬沒有這樣閒情「野餐」,畢竟80名被告並非由80名律師逐一代表,有些律師同時間代表四五人,就連與被告會面打探一下背景、問可以繳付多少保釋金,也需花不少時間。

晚上9時15分,法院才準備開庭,更安排了兩名裁判官,各自在兩個法庭同時處理案件,原本獨力審案的主任裁判官羅德泉打趣說:「若果只有我一人審案,審完所有80人已經到食早餐時分了。」就連律師也要東奔西跑,他們代表的幾名被告,一個在1號庭,一個在3號,連忙處理完手頭個案,便要收拾「轉戰」另一個庭。

所有80名被告面對的控罪是統一的,都是暴動。庭警分批將他們押上庭,從一道小門通向犯人欄,欄上黑色鐵柱分隔着「裏面」和「外面」。坐在公眾席的家屬努力從外面往內望,希望見到子女的模樣,裏面的被告則盡力把自己放在家人的視線範圍內,不時探頭踮腳,只求跟父母打個口形「我還好」。80人之中,最小的16歲。

開庭了,律政司不反對被告保釋,只要談好保釋條件,眾被告當夜就可回家。檢控官提議油尖旺禁足令,有律師反對,說「入廣華醫院睇醫生都唔得?」檢控官提議宵禁令,遭辯方質疑,一輪爭辯,裁判官還是要求被告守宵禁,以及禁足油尖旺一帶,重申被告要避免前往「非法集會此起彼落」的地方。接近翌日凌晨1時,宵禁令的時間之內,理論上各被告不准上街,但法庭此刻才處理完所有案件,裁判官說:「這是破紀錄的時間。」

法院正門再次開起傘陣,幾個月以來,這已不是稀奇畫面,保安員起初會阻止人群聚集,現在也只蹺着雙手離遠觀看。傘陣延綿至法院外幾十米,在場傳媒舉着相機也只拍到傘,被告們從傘下通道離開法院。

東區裁判法院

茫然家屬求助從容保安員

與西九裁判法院一樣,庭外沒有名單、沒有時間表,只知將有44名被告下午2時半會在此提訊。到達法庭查問的家屬、朋友、聲援者一面茫然;在法院大堂另一端,身穿白色襯衫的保安員成了他們的盲公竹,保安員表現從容,以斬釘截鐵的語氣回答:「暫時未知,但係一開庭我會通知你。」「哦,好。」家屬剎那間安定下來。

等了兩個多小時,法院看似有進展,將安排3個庭處理案件。第一宗案件終於傍晚6時開庭,其實已是6個法院中最早處理提堂案件的法院。首批9名被告站在犯人欄內,聽罷控罪後逐一說「明白」,半小時首案完結,律師一邊匆忙地離開,一邊說:「我要落去同另一單被告拎指示。」

律師一案接一案地幹起來,最後一宗於8時45分開庭。晚上10時連港鐵西灣河站都已關門,法院燈火仍亮着,44名被告陸續獲准保釋,聲援者再高舉雨傘讓他們離開,法院再次回復寂靜。

粉嶺裁判法院

「就算得兩個手足,都要保護佢哋離開」

雖然在粉嶺裁判法院只有30人提堂,其中5名未成年被告要在少年庭提堂,但一樣是延至黃昏後才開庭。庭外擠滿數百人,他們由下午2時半起一直等候,空氣變得翳焗。有中年夫婦將白花油抹在太陽穴;三五成群的黑衣人中,有少年被憋得臉紅,小心翼翼脫下面巾抹汗,突然一個瘦削女生暈倒在地,眾人讓開通道,幫助空氣流通,又遞上清水和飲料。女生休息片刻,臉色變回紅潤,苦笑解釋早上把胃裏的食物全都嘔了出來,下午便趕來法院了。

案件終於開庭,但牽涉25名成人的案件只有兩人站在犯人欄內,其他人仍須留醫。公眾席上得悉大部分被告抱恙,紛紛交頭接耳。散庭後兩人辦保釋手續,有年輕男子在門外收集長傘,提醒在旁眾人:「就算得兩個手足,都要有遮陣、遮橋保護佢哋離開。」

九龍城裁判法院

家屬急步走 只想趕上開庭時間

九龍城裁判法院位處靜中帶旺的亞皆老街,在平靜的星期三突然有60名被告提堂,作為千禧年建成的第一座現代化法院,法院即安排5樓及8樓的法庭處理案件,但在法院裏面的律師卻像「熱鍋上的螞蟻」,在人群中不斷穿插,另一邊逾百家屬只專心望着一個方向,當聽到律師讀出被告的姓名,有家屬才驚覺自己去錯樓層,焦急萬分,三五成群快步步至升降機大堂,到達樓層時激動說「係呢層呀,出去啦」,恐防錯過開庭時間。

晚上7時半陸續開庭,犯人欄內被告大多神情木訥,一臉倦容,只有處理自己保釋時才打起精神。晚上11時許終於散庭,逾百聲援者轉移陣地,在法院警方羈留室出口外靜候,人群近凌晨仍未散去。黑夜中只有羈留室的光線,映照聲援者展開「遮陣」守候送「手足」回家之路。

(反修例風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