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周日人物】曾想過會死 自勉活下去見證民主 中槍青年周柏均:子彈打不死信念

【明報專訊】「呯!呯呯!」11月11日早上約7時,西灣河響起3下槍聲,兩發實彈無射中人,另一發則擊中21歲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柴灣院校學生周柏均的右腹,他隨即倒卧馬路上。那一刻,他沒感劇痛,一度想過就此喪命,最後想着要活下去,想要看到香港有民主的一天,讓他成功挺過危險期。「人可以被子彈打死,但信念係唔會打得死。」已出院的周柏均昨日說。

文:鍾妍

圖:李紹昌

11月11日的「黎明行動」號召各區堵路,當日早上7時多,有示威者在西灣河設路障,據網上影片,一名交通警察舉槍指向一名穿白色外套男子的胸口,再用右手箍其頸。糾纏間,當時身穿黑衣的周柏均與同行的男子分頭向警員走近,警員向周擎槍,周向前揮動右手後,警員即朝其右腹開槍,周隨即倒地。當時他向警員說了什麼?中槍後為何逃走?他和律師均稱警察仍在調查,細節不能談及。

中槍一刻沒劇痛 「好似被嚿嘢撞低」

中槍那一刻,周柏均說沒劇痛,「覺得好似被嚿嘢撞低咁,好大衝力撞低」。倒地後,他曾擔心警察不讓他入院,亦一度想過自己會死,但認為這種想法會令自己意志薄弱,故一直跟自己說要活下去,才能看到香港有民主的一天。

醒來第一件事 問父會否責罵

由中槍一刻到送院,他一直清醒,只是感到全身無力。手術歷時約4小時,醒來睜開眼見到家人,四肢仍能活動,周同學非常感恩。周父憶述兒子醒來後,第一件事就問父親會否責罵他,周父回答:「我唔會鬧你,要鬧都唔係𠵱家。」

回想當日收到電話通知時,周父並不相信兒子中槍,「無可能,絕不可能,後來收到啲電話,就搭的士去睇吓」,直至在急症室登記處確有同名同姓的傷者,才相信兒子中槍。兒子手術期間,周父一直在手術室外踱步,一邊安慰自己,「畀啲時間,有得做(手術)就得,冇得做就麻煩,快快開門仲衰!」

過去數月香港衝突連場,周父在家都非常擔心,每晚都待鐵閘打開,得知兒子歸家才鬆一口氣。即使擔心,周父卻不阻止兒子外出,「不能人哋個個頭破血流,但就叫佢(兒子)唔好去」,只是每次都提他小心,亦會着兒子不要走太前。話說回頭,周父期望不要再有人受傷,「真係唔好再流血,再流血唔知流到幾時」。

右腎切除 恐易患糖尿腎病

周同學住院9日,於上周三(20日)出院,因受傷時緊急插喉傷了氣管,現時他的聲音沙啞,走路需撐拐扙,每走一步以至進食,中槍的傷口仍痛。由於部分肝臟及右腎被切除,周同學引述醫生稱,剩下的一個腎負擔重了,10多年後或會容易患糖尿病或腎病。

看着警員向自己開槍,周同學至今除了傷口痛,亦因夢中不時出現中槍畫面而驚醒。其父也只看過其中槍照片,不忍看其中槍影片,認為「好得人驚」。他說就算片中不是自己兒子,也不敢看。

父仍不敢看中槍影片

跨過鬼門關,周同學感謝家人、醫護以及社會各界的關心,但他住院時仍掛心其他衝突中的傷者能否「大步躝過」。

反修例運動持續5個多月,周同學已非首人受傷,他認為民主自由本應是港人的基本權利,根本不應用生命來換取,亦非常不值得,只是過去數年,香港不斷受壓迫,年輕人再不站出來,未來的打壓只會愈來愈嚴重。他說港人向來和平,惟政府無正面回應多次和平遊行的訴求,讓市民認為和平已不能爭取到想要的東西,是政府引來更大更激烈的示威浪潮。

中彈後,周同學沒被嚇怕,他相信「人可以被子彈打死,但信念係唔會打得死」,期望每個人都能握緊自己信念。

(反修例風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