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外面支援未「開花」 理大生哭訴「被人賣了」

【明報專訊】被警方包圍的不少是理大學生,四年級的S是其一。她昨凌晨與「手足」齊上齊落,守住理大前線,今早卻見外面聲言支援的「手足」沒如想像般「開花」營救,「我覺得我被外面的人賣了」,才醒覺要走;與同伴中午沿暢運道突圍,卻見速龍小隊拘捕身邊朋友,自己雙腳跌傷後奮力折返校園,「我很怕又氣憤,」哭說:「外面的人一味只在網上出post,為何不來救我們呢?」

無悔回校 只悔叫朋友陪累被捕

S的「團隊」由3名女將組成,昨午「逃亡」前,為減被捕後控告風險,她與同伴丟棄所有裝備,以肉身抵擋催淚彈,當時一名同伴在她身旁被捕。

身為理大學生,她上周起多次回校,只想守住紅隧路障促成「三罷」,身在校內的她,昨早看見校長滕錦光拍片呼籲自首,形容「荒謬」:「他在運動期間均沒有現身,完全賣了我們,我得啖笑」。

被困校園,她無悔回理大,卻後悔叫朋友陪自己留守,連累對方被捕。她說周日晚在場者仍士氣高漲,堅持留守,自己走上前線:「我原來不敢丟汽油彈,最多是拿把雨傘」,後來形勢使然,汽油彈她也丟了,但至今仍不敢攻擊警察,自稱是「偽勇武」。

突圍遭射藍水 失望沒人掩護

她與警員對峙至昨凌晨4時許,小睡一小時,突聽到有勇武派大叫「我全team死了(被捕了),開心吧?」醒過來,發現原來校園約600人只剩約三四百人,才想到要走。中午突圍時,自己被水炮車射中藍水,回頭一看,背後卻沒人掩護,令她對其他「手足」失望。

理大被圍,網上有人呼籲「各區開花」、「反攻理大」,但真正有示威的地區屈指可數。「根本不是想像中那樣各區開花,我覺得被出面的人賣了。」她害怕亦氣憤,「這麼多中學生、大學生困在這裏,(一旦全數被捕)我覺得是endgame(終局之戰)」。

S坐在校園內默默垂淚,因不想媽媽擔心,至昨午還未告知媽媽自己在理大。現只希望在校園找個地方躲藏一兩天,期望能避過警察搜捕。

(反修例風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