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傳媒組織累發127聲明 逾半批警暴 受傷記者:近兩月警員態度明顯轉差

【明報專訊】反修例風波持續5個多月,警媒關係陷入冰點,上周六(16日)凌晨有警員向一名商業電台記者的背脊方向發射海綿彈,打穿背囊,記協發聲明促警方徹查並嚴肅跟進。本報記者綜合兩個記者組織及3個傳媒機構工會6月至今發出約127篇聲明,當中67篇涉警方對傳媒使用過分武力及阻礙採訪,甚至對記者造成人身安全風險。記協估計,最少兩至三成前線記者採訪時受傷。記者訪問分別曾被催淚彈和胡椒噴霧射中的本地及外國攝影師,均不約而同認為,警員近兩個月對前線記者態度明顯轉差,甚至以電筒直射鏡頭,直指警員是「不想畀你(記者)影到」。

明報記者 馮樂琳 黃俊鋒

本報統計記協發出約70篇聲明,最少36篇涉譴責警方在清場行動暴力對待傳媒或阻礙傳媒採訪,有16篇譴責撐警者或示威者襲擊傳媒,或破壞傳媒器材。記協和攝影記者協會認為警媒關係近月轉差,警方甚至視記者為示威者,並不時用盾牌、強光或以「阻差辦公」等手段妨礙傳媒工作(見另稿)。

警:6月起派聯絡隊協助 採訪須顧安全

警方發言人稱,一直尊重新聞自由和傳媒採訪權利,亦明白傳媒有需要拍攝警方驅散過程。自6月起警方在可行情况下,調派約30名警員傳媒聯絡隊人員提供協助,在不影響警方行動成效的前提下,盡力便利傳媒工作,但警方必須呼籲傳媒採訪時顧及自身安全,以免受到傷害。

拍警壓低示威者 常遭問是否衝擊

入行逾10年的電視台攝影師Mark(化名)憶述,5年前在佔領現場,個別情緒失控警員會喝罵記者,但同僚見狀會上前拉走該警員,並向記者說「不好意思」,「以前是你(記者)影到便影,(警員)不會特別阻攔」。他形容,現時警員對傳媒「粗暴咗」,「我們正拍攝警員壓低示威者在地上時,其他警員上前推走我們,然後反問:『你係咪衝擊防線?』這個情况近兩個月經常發生」。他說,更甚是警員的電筒會直射攝影機鏡頭,「如何調校鏡頭都不會影到,幾乎要投降」。

數月前可溝通「合理距離」 今推至10米外

警方不時提到需要「合理距離」工作,呼籲記者勿走得太近,但Mark說所謂合理距離並不合理,「如果警員捉一個人,我在四五米外,他們應該夠位置工作,但現在推到10米距離,中間又有人行來行去,擺明不想我影啦!」他說最初兩三個月,會嘗試與警員溝通一個合理距離,讓雙方都可工作,警員大都願意聆聽;但兩周前採訪將軍澳衝突時,警員只是一直推記者到什麼都看不到的位置。他質疑警員是否擔心被鏡頭記錄犯錯情况,「但假設有被捕者弄傷自己屈警察,拍攝片段便是幫你(警察)的證據」。

來自日本的自由身攝影師幾石倫子自7月初來港,原計劃拍攝個人相集,遇上反修例示威而開始到現場拍攝。她拍攝的相片曾刊登在《讀賣新聞》、《週刊文春》等媒體。不諳廣東話的她在衝突現場只能感受氣氛,有時反應不來,走避不及而受傷。她憶述,曾在深水埗長沙灣政府合署旁被催淚彈打中右腰間,一度透不到氣,在義務急救員陪同下跑離現場;又曾在夏愨道天橋被警方發射催淚彈擊中頭盔,她說只聽到「砰」一聲,幸沒傷及頭部。

日攝影師:8月仍聽警說「借過」 9月起未聞

居住一段時間後,她開始聽得懂簡單廣東話,如「唔該借過」、「小心」。她說8月在現場仍聽到警員向記者這樣說,「但9月、10月起,他們(警員)沒有再說,更主動向記者投擲催淚彈,甚至是很近距離」。10月27日晚上,她被胡椒噴霧噴到手臂,她說當時身旁全是記者,警員更曾向記者舉槍。

5個多月來,她經常見到警員用盾牌或手推記者,然後記者反罵,她說不知對罵內容,亦不知道實際發生什麼事,但警員給她的感覺是「你們不要影相」。她想過安全問題,遇到危險會先保護自己,當感覺警員有敵意時,便會放下相機,停止拍攝。

(反修例風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