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二號橋成聚散關鍵 部分中大生不認同死守

【明報專訊】中文大學二號橋,原只是一條橫跨吐露港公路的小橋,卻因中大生在此力抗警察攻勢而「成名」。示威者形容二號橋底下的吐露港公路掌握三分之一香港交通命脈,要日夜輪班守着這戰略要塞,怪責中大人不接更;但原來部分中大人根本不認同守橋,預期明天周一即使再發動三罷,亦未必有人再佔二號橋。撤離之前,有關這條橋上的爭論最激烈,一條橋,竟通往了留守者之間的心態分歧點。

上周二,二號橋一舉成名,中大生阿斌(化名)形容,當時守橋全為保衛校園、阻擋警察入侵,往後警察沒再進犯,就應該從橋上撤離,「始終這場運動一向不打陣地戰」。這是他的想法,但他知道部分示威者視二號橋如戰利品、佔橋是榮譽,既把持吐露港公路,亦可隨便過橋進科學園。

感部分留守者不友善 不欲多接觸

因此,守橋者架設眺望台,擺放大量汽油彈通宵戒備,部分留守者怪責中大生不來接更。另一中大生Carrie說出心底話,稱原是因為覺得部分留守者態度不友善,不欲多接觸,另一句心底話是中大生根本無守橋概念,她說警察上周一曾於二號橋進犯,當晚亦無中大生守橋;在她心目中,二號橋的意義不止是戰略點,更是中大的地方。

倘三罷不願再佔橋 無信心可共處

上周一有人在二號橋往吐露港公路丟雜物堵路,Carrie形容當初丟雜物到橋底是為了促成三罷。不過,假若發動明天再三罷,Carrie說無信心大家回二號橋可以共處。

阿斌亦相信示威者未必重返二號橋,因為大家有陰影,不想在那兒面對中大這個問題、再勾起在中大發生的不快事,寧願到別區。另一名中大生Tom說,一來警察會預料到,二來警察容易事前部署,而且再佔二號橋代表將要一併處理之前未解決的問題,相信短期內應不會再佔二號橋了。

(反修例風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