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催淚彈掉入衫噴射燃燒 或投訴索償 燒傷背FA:極痛失感覺

【明報專訊】催淚彈掉落衣服與背部之間,彈頭不斷噴射燃燒,18歲的義務急救員、樹仁大學一年級生阿仁(化名)背部極痛,甚至痛得漸失感覺。上周六晚受傷的阿仁接受本報訪問時說得平淡,沒帶仇恨,但重申想討回公道,說當時現場只有記者與急救員,警方無必要放催淚彈, 「出了一分力,為了救人而受傷是值得,但受傷是否必要?警察這樣不合理使用催淚彈,我的受傷是可以避免的」,不排除會投訴或民事索償。

洗傷口前吃6粒止痛藥

不願披露名字的阿仁(化名)現仍留醫,背部三級及二級燒傷,事發時弄走催淚彈的左手手指亦二級燒傷,昨接受首次植皮手術。每日清洗傷口或洗澡前,他先要吃5至6粒止痛藥,才抵得住痛楚。

現場只剩街坊救護 警仍射彈

忍住高溫弄走彈頭 手指燒傷

當晚銅鑼灣富明街電車站一帶示威者已散,防暴警差不多撤退,電車站僅剩記者與急救員,行人路有沒戴裝備的街坊。穿白衣、十字背心的義務急救員阿仁已卸防備,沒戴防毒面罩。詎料防暴警突放催淚彈,在阿仁頭頂爆開,其中一顆彈頭掉進其衣服與背部之間,灼熱的彈頭不斷噴射背部,持續10多秒,感覺卻很漫長,「好痛好痛,是好恐怖的那種痛」。他跌倒在地,不斷叫嚷,左手手指忍着高溫將彈頭取出,丟在地上。

站在阿仁後方5至6步,是阿仁的急救員隊友Harris。煙霧瀰漫之際,3至4人倒地,Harris走入白霧救人,到另一處治理。後來他點算隊員,才驚覺獨欠阿仁,有隊員於沿途拾得阿仁的頭盔與手機,深感徬徨,恐怕他被捕。

Harris疾步折返電車站,卻不見阿仁,後來始知他是倒地其中一人。另一隊友Alvin登上救護車陪阿仁送院,沿途阿仁清醒,極痛的背已漸失感覺。

反修例運動初期,阿仁隨聖約翰救傷隊執勤,但警方後來常不批出不反對通知書,他愈來愈少出勤,前線傷者卻愈來愈多,於是他以個人名義參與救援,後來加入Harris的小隊(另見稿)。

7.21後放棄當警察 盼投身救護

奔走前線,阿仁曾遭防暴警用槍指,也被水炮車的顏色水射中。6月一幕幕警察濫暴畫面,如瞄頭部方向發射橡膠子彈,令他無法忘卻。他自幼立志當警察,有感警察能助人,這場運動打破想像,7.21事件令他決心不當警察,「真正覺得警察保護不到市民」。他盼日後投身救護行業,實踐助人的初衷。

背部縱然嚴重燒傷,但阿仁沒帶仇恨,「只會議事論事」,「不會話去到好激進,去罵人或要追究所有人(警察), 我只是想取回自己應有的公道」。他批評警方不合理,當時毋須放催淚彈,冀追究涉事警員。

沒帶仇恨 批警不合理:當時毋須放煙

他感激樹仁大學與各方支援,現專注康復。協助阿仁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形容事件是警號,批評警方不恰當發射催淚彈。短期難返戰場,阿仁也不諱言怕再受傷,「驚就個個一定驚,但大家一定會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未來有人如需要幫助,我會繼續出來」。

明報記者 陳柔雅

(反修例風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