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父母鎖經濟割席 8‧31被捕青年瀕輟學 形同陌路拒助申學貸 「不敢想像中秋如何過」

【明報專訊】中秋的月光,Leon(化名)難與家人共賞。他聲稱8月31日晚飯後途經太子站,其後被警方拘捕,律師介入協助並致電其家人,「藍絲」父母大怒,「往後再沒和我聊天」。20歲出頭的Leon,修畢高級文憑後本可晉升大專課程,惟因被不同政見的父母經濟封鎖,更拒絕協助他申請學生資助及貸款,Leon沒有繳交學費,面臨輟學。眼見同學迎接新學期,他終日在家,與父母同一屋簷下,卻形同陌路,「完全不敢想像中秋如何過,父母當我空氣一樣,只想心平氣和吃頓飯……沒機會了」。

明報記者 李以莊

稱父母「藍到近紅」 見示威者被打喝彩

自6月9日大遊行始,Leon參與過多次示威,看到他人舉家大小一同遊行,「羨慕別人一家都是『黃絲』」。在他家中,父母看新聞,見到示威者被打,「他們會喝彩,更說︰『打死他們,開槍射他們』」。他形容父母是「深藍」、「接近『紅』」,曾嘗試向父母解釋示威者立場,「不聽」;往後都是避免討論,「但有時好難忍,會和他們吵架」。至上月,Leon響應每晚10時在家中叫口號,被父母趕出家門(見另稿)。

稱助太子站受驚乘客離開 沒示威

8月31日晚,Leon稱晚飯後乘港鐵回家,坐上往調景嶺方向列車,於太子站停下逾5分鐘,突然聽到緊急廣播,呼籲乘客離開車廂及月台,「那廣播聲音,現在想起來都會驚」。他看見月台上有大批受驚、不知所措的乘客,於是協助引導他們離開。他說當時身上沒示威裝備,亦沒叫口號或作任何示威行動。然而,當警方到達月台後,一併拘捕擠於撤離人群中的他,帶返警署。

因早前參與遊行,Leon應網上呼籲,把個人資料交予社工,他被捕後,社工從電視片段上認出他,遂委託律師協助保釋。律師致電他父母,再次惹怒他們,「他們不拿錢保釋我,最終也是朋友拿錢來救……回到家,父母已怒至不作聲,不聞不問,對我是放棄心態,完全沒說話,也不做飯給我吃」。

鄺俊宇助籌首期學費 錯過報名限期

二十出頭的他,修畢高級文憑課程,成績中上,今年7月獲大專課程取錄,惟因與父母不和遭經濟封鎖,即使希望申請政府的學生津貼及貸款以繳學費,父母亦不願提供入息證明等文件,「提過數次,都是沒反應,當面和他們說,當我是空氣一樣,無視」。他未能在限期內繳交學費及「留位費」,最近於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協助下才籌得首學期學費,但因錯過報名限期,加上學期已開始,現時仍未辦妥入學手續,面臨輟學。

因8.31事件被控告「非法集結」,面對官司、升學及家庭壓力,「這個中秋節,完全不敢想像如何度過」。回想往年,他每年中秋都和父母、家人吃飯團圓,「一家人聚首,好開心」,今年父母對過節隻字不提,「如因不同政見令關係惡化,其實沒必要,我重視家人關係……然而,我暫時不會後悔,如通過條例,我會更後悔」。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