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名校畢業生夾錢 海外購物資回港派

【明報專訊】畢業於傳統名校的亞木(化名),5年前參與佔領行動,在今次反修例運動擔任支援角色,6月起在校友間募集資金買物資,每次示威遊行,一班校友都到場向示威者派防毒面具、洗眼水等,他們的物資主要是螞蟻搬家式從海外購入。

螞蟻搬家式 過關被查無問題

亞木憶述警方6月施放催淚彈後,他和一班校友討論可為示威者提供什麼協助,「『廢中』沒什麼可做,只能出錢」,決定從物資入手。這群來自一間傳統名校的校友,人數約40,最年長是1980年代畢業生。他們募集第一筆5位數字資金後,由不同校友在世界各地以螞蟻搬家形式購入物資回港,「穩定、持久地有貨,雖然數量較少,每人可能每次最多兩篋不同物資」。有校友試過在外國海關被查,「我們買的物資都不是違禁品,所以完全無問題,做得的都不會驚」。亞木說,每次購入物資後,又會有校友再捐錢,令資金維持在5位數字,「(已用資金和儲備)總數未到6位數字」。

他們在6月底商議好計劃,7月初便在示威現場派物資,亞木和校友拿着一堆物資,有洗眼水、能量條、防毒面具等,沿路一直派,又叫其他示威者幫忙派或傳遞。他發現最好派是洗眼水,「濾罐(每人)取不到太多,他們(示威者)本身已很多東西在身,最多都是攞一對濾罐下次用」。他又表示由於經常到現場派物資,已跟一些示威者熟絡,他們有時甚至會主動問能否提供某些物資。

「我們只是儲一些不犯法的東西」

會否擔心因派發及存放物資被拘捕、控告?亞木說:「他要告你的話,你是什麼人都會告。」對於有人在街上收集物資時,警方到場要求抄低個人資料,甚至充公物資,他認為警察常以各種罪行唬嚇街坊,「我們捍衛一個正常香港人的生活自由,就是繼續正常生活。我們只是儲一些無論如何都不是犯法的東西」。

(反修例風暴)

相關字詞﹕催淚彈 反修例示威 反修例運動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