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600專才小水滴 匯成文宣公海

【明報專訊】網絡成為反修例示威宣傳的主要途徑。「『公海』看見的一張圖,不是一個人做的,可能有數十個不認識的人製作……集大成於一身。」6月起已在文宣組的成員Gecko(化名)表示,群組接觸約600名具不同專才的網友,既有記者、編輯、法律界,工作包括過濾假信息、校對錯別字、提防法律風險︰「如遊行申請人一告知不獲發不反對通知書,專才們馬上指導如何修改字眼,免被追究煽動非法集結。」

反修例運動期間,網絡群組宣傳活動時常急召文宣組發文製圖;一張又一張有創意具內涵、圖文並茂的海報,於召喚文宣組後一兩小時,便出現於各大通訊群組或網絡平台,甚至實體現身各區「連儂牆」。

IT人製VPN 防警追蹤

90後少女Gecko從事設計工作,自6月初參與反修例運動,製作10多張海報、圖片。事實上「文宣組」不止一個,她表示,她所屬的文宣組是其中一個,能聯繫到的網絡上大大小小文宣群組,粗略估計可接觸500至600名從事設計、市場、編輯、記者甚至法律專才,「6月12日警方拘捕了Telegram公海群組的Admin(管理員),我們很多小群組的Admin,都是由外國『巴打』(brother)出任,警方要抓人,去外國抓;亦有IT人(資訊科技人員)製作VPN(虛擬私人網絡)予我們使用,讓我們不易被警方追蹤」。

Gecko說,由得悉需就某議題製作文宣、編輯文字、配圖、審核直至最後製成並發到「公海」,最快於一至兩小時內完成,「不是一個人做的,可能有數十個不認識人互相分享現成的字模、標語,集大成於一身」。流程中,透過網絡,參與者互不相見(見圖)。內容亦往往增刪修改數十遍,她以7月27日元朗示威作例︰有人申請遊行,文宣組做好路線圖,但一得悉不獲批不反對通知書,則馬上修改,律師專才會給予意見,「不寫遊行、集會,要改為『購物』,去哪裏買老婆餅、蛋卷,避免不實或有法律風險的信息,予警察有抓捕我們的理由」。因此,Gecko說,所屬的文宣組內,凡涉及法律風險的,包括「起底」、「煽動」等,「一概不做,不做犯法事」。

若要將圖片打印成實體海報,「往往公海有人說要打印就有人說已付錢,給予QR Code(條碼)、着其他人何時何地領取,然後就有人去領取,將海報或貼紙貼於指定地方,拍照證明,3個人可以互不相認,未曾碰面」,Gecko補充,有時印好的海報會放於集運倉、智能櫃或商場鎖櫃,由其他人代取,「猶如電影中交贖金的橋段」。

嚴謹查證 過濾假消息

對於時有假消息,Gecko說,群組內有現職新聞記者、編輯把消息過濾求證,「以主流媒體所發的內容為準,不實、未fact check(查證)的不做,免造謠或浪費精力」。文宣部分集中批評政府、警方,也淡化示威者的暴力行為,對於被指「選擇性」發放資料,Gecko說,文宣組「開宗明義」就為示威者一方服務︰「『對家』如政府、警方、『藍絲』陣營,甚至國內媒體,也只放大示威者不當之處,他們有的資源比我們更多,為什麼不批評他們偏頗?而究其實,『文宣戰』,不就是這樣嗎?」

明報記者

(反修例風暴)

相關字詞﹕示威者分工 示威活動 文宣組 反修例運動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