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周日人物】半上岸中產 「落水」辦金融界集會 「華爾街狠人」:我不介意攬炒

【明報專訊】中環「西裝友」中,隱藏着facebook專頁「華爾街狠人」的版主。為了保護家人,他只許記者稱他「狠人」,30多歲的他在銀行工作,有樓有車、一家四口生活美滿,時代的紛擾他理應繞路避過。然而,過往從未參與遊行示威的他,在7.21元朗襲擊夜出車接人、籌辦金融界反修例集會,後來更頻頻去反修例示威集會。這名「半上岸」的中產金融人,如今說:「我不介意攬炒。」

文:馮樂琳

數以百萬人的反修例遊行隊伍中,沒狠人身影,反而其妻曾多次上街,「那時候覺得出去不出去不會有分別」。他自言以往關心時事,但傾向不表態、不參與、不站邊。在大銀行工作的他,社交圈子內的人跟他一樣冷,甚至是「紅底」,他表態會影響工作。

從不遊行 7.21義載踏首步

直至7月21日晚,狠人踏出第一步,駕車去元朗載人離開,到達時白衣人已散去,只見痛哭的人,「我當晚見到的人,無一個鬧白衣暴徒,而是鬧點解報警這麼久無警察」。他形容事件對他是一種累積,等待某一刻爆發。

爆發一刻沒等太久,緊接的周末元朗再現衝突,狠人不在場,翌日見朋友分享的一張圖,這大男人在公司落淚,「那張圖原來是一張相,有個小朋友中了催淚彈,幾個黑衫年輕人幫他洗眼。這是最觸發我出來的一刻。這些年輕人有意識守望比他們年輕的人,作為成年人,我真是很慚愧。」之後是很多的第一次,上連登做「巴打」,開戶口以「政治冷感的金融佬都要響應罷工」發文,他形容「落水」的決定有如從20米高台跳下,跳前一直掙扎,但躍身一跳出去,便有一股動力在背後推動自己愈潛愈深。

集會遇舊友 驚訝是同路

發文翌日,有同事認出他,邀他一同籌辦8月1日金融界在遮打花園的「快閃集會」,其間遇上不少舊友,「有些少交往的朋友,不知大家的政治立場,都驚訝見到對方」。翌日他開facebook專頁「華爾街狠人」,至今有近5.5萬讚好,不時收到鼓勵他和叮囑他小心的信息,甚至有人寫鼓勵卡後拍照傳給他,又向他查問如何做義載司機,「香港人比我想像中更有愛、更癲」。

金融界給人感覺唯利是圖,但他說身邊的老師、社工朋友都一樣,「是不是冷感、發錢寒,不是用職業去分,在反修例前有哪個職業的人不冷感?」他說金融業是靠北水的既得利益者,但若政府再不回應訴求,他與身邊很多金融界朋友已有不介意「攬炒」的共識,「香港經濟不好,金融界一定是首當其衝,但大家覺得轉份少些錢的工都可以」。

香港是屋企 不想搞移民

「落水」之後,狠人花大量時間看新聞,每逢周末現身示威集會,嚇了太太一跳,也犧牲不少與家人相處的時間,「如果真是想幫手抗爭,無計的」。他慶幸與妻政見一致,只是育有兩孩,妻曾多次提議移民,狠人說不想行這一步,「朋友說,攞外國護照仍可抗爭,但好似一些外國長大的香港人,他們今次沒感覺,原因是沒有切膚之痛,除非有日我的人身安全受威脅,我仍覺得香港是我的屋企」。

(反修例風暴)

相關字詞﹕義載 攬炒 反修例風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