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6.12睹無差別射擊 「這輩子不會再信警察」

【明報專訊】警民關係破裂,互相的稱呼反映心中仇恨,有示威者口中的警察是「狗」,有警員眼裏的示威者是「曱甴」。經過金鐘添馬公園時,有幾名警員在遠處走過,倉鼠即說「有狗」,Mo關心是什麼「品種的狗」,他們言談間很自然將「警察」說成「狗」,或多或少反映出警察在他們心中的形象。倉鼠說,自從6月12日那天起,他說「這輩子不會再信任警察」,雙方亦似乎不太可能建立到什麼關係。

身為「急救員」,Mo和倉鼠說穿上反光衣時,就會保持中立,但脫下反光衣,見到警車、警員,很自然會瞄一下,了解「是什麼品種」。不少男孩小時候會幻想長大後當警察,倉鼠說從來沒有想過,日後亦不會當警察,他希望長大後當救護員或護士,因為他想在前線幫人。

各盼做護士機師 未對國泰言棄

Mo則希望做機師,更說將來中學或大學畢業時就會應徵,若不成功,就會做飛機維修工作。但近來航空界被白色恐怖籠罩,工會屢指有人疑因網上政治言論而「以言入罪」被炒,他即展示其空白的Instagram帳戶說,「我N年無玩facebook和IG了」。

在空中廣播「香港人加油」的國泰航空機師已離職,疑遭解僱。Mo表示,明白國泰受制於內地航權,但國泰身為國際公司,這只是員工政治立場與公司不同,可紀律處分,但不應即時解僱。但他同時說「人誰無過,之後不再這樣就可以,還看日後表現」,他此刻認為國泰始終是香港人的航空公司,所以會支持,不會罷搭,「好像睇波,你支持一隊球隊一樣,你會撐他們的」。

穿反光衣仍遭警槍指 「犯錯太離譜」

同樣道理,對於香港人的警隊,Mo就不會「撐」他們。他說,自己身穿急救員的反光衣,仍被警員用槍指着,「他們犯的錯太離譜」。倉鼠形容自從6月12日見到警察「無差別射擊」後,不可能再信任警察。

警民關係距離愈拉愈遠,有示威者叫警察是「狗」,有警察稱示威者「曱甴」,倉鼠說這輩子將視警察為「過街老鼠」,「無可能扭轉警察在我心目中的形象,除非解散警隊」。

(反修例風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