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周日人物】功課未做完 槍彈已捱過 14、15歲的急救員:仗未完 還有校園

【明報專訊】剛過去的暑假,14歲的「倉鼠」與15歲的Mo沒如常打波、打機、去旅行,反而戴上貼有「十」字的頭盔、穿上反光衣、帶着急救裝備,走上街頭為示威者急救,勸說企圖自殺的青年。

兩人稱曾被槍指、被橡膠子彈或胡椒球彈射中。當催淚彈成了常態,少年反問為何他們要戴防毒面罩上街聞催淚彈,當有救護員被射爆眼,他們怯,卻仍繼續上前,「我們沒有選擇,The war must go on」。他們的戰場不止在街頭巷尾,還有開學後的校園。

文:羅嘉凝

攝:曾憲宗

年紀太小 被多隊急救隊「拋棄」

口罩掩不住少年的稚氣,穿上急救員反光衣的二人於上周三中區愛丁堡廣場集會時,突然互相追逐,一下子就變回操場上的中學生。他們化名為倉鼠和Mo,兩人來自不同中學,本屬不同的急救隊,早考獲急救證書,卻因為「你年紀太細」、「你出事,我承擔不起」等理由,先後被6、7隊急救隊「拋棄」,8.24那個周六於觀塘遊行相遇,二人就結伴了。

他們同於6月12日走上街頭,那時他們仍不相識。Mo說,那天聽到前方說警察將發射催淚彈,他還說「黐線,唔好玩啦」,倉鼠打算當「和理非」參與者,突見警察射出第一枚催淚彈。往後他們就穿上急救員的反光衣和頭盔,倉鼠幾乎每場示威集會都會上場,Mo則參與了不少於10場示威,「有傳言每次上街時薪2000元,如果屬實,我應該有20幾萬元,但我從沒收過」。

頭盔遭扑爆射爆 手腳曾中槍

要數最驚險一場,Mo說是8月11日,他趕到太古港鐵站,曾與警察「深情對望」,警察開槍,他的頭盔被擦跌,「若我沒蹲下,或被射中心口或頸」,後來他被警察扑爆頭盔,被射中小腿,大腿亦受傷,幸獲市民義載回家。倉鼠曾被槍指,但最驚險還是7月21日,他在干諾道中捱了幾下警棍,右手臂中了胡椒球彈,頭盔被射爆了。

別人看他們年少,勸他們退後。倉鼠卻在前方處理過被催淚彈射中的、被布袋彈擊中心口的、丟完催淚彈而手指麻痺的,他說前線傷者多、永遠不夠人,而他們年紀已不算小,他見過10、11歲的男童在做滅煙小隊、掟磚。Mo問:「大家應該諗,為何14、15歲的人要上街聞催淚彈?」

有被捕準備 已聯絡社工

「預了為前線擋子彈」

是什麼驅使他們走上前線呢?Mo說是「愛與責任」,又稱「天氣這麼熱,若不是做急救,未必會遊行」;倉鼠說因為愛香港、想保護香港,不欲見到有人受傷,自己卻幫不上忙。而他們上街,已準備了被捕,早聯絡了相熟社工。

早前有急救員被射爆眼,Mo說:「唔驚就呃你,但驚對自己有何幫助呢?上前線冇人想受傷、冇人想被捕,但我們無選擇,The war must go on。」倉鼠亦說:「我行出來就預了為前線擋子彈,他們用條命保護香港,我們用條命保護他們。」倉鼠早在2014年雨傘運動時在金鐘街頭睡了一星期,那年他9歲,然後他考取了急救證書。

Telegram加入「尋人組」 勸服企跳青年

現在除了在前線急救,倉鼠更加入了Telegram「尋人組」,尋找欲輕生的失蹤青年,他說成功勸服過一名在青衣海邊𠝹手的少女,以及在屯門企跳的20多歲青年。

以往暑假,倉鼠做功課、跑山、打波、與家人去旅行;今年父母提議去旅行,他說「前線少一個人,就是少了一個人,怎樣都補不到」,他不去,父母亦無心情去,但他說今年過了「畢生難忘的暑假」。Mo形容今年暑假是「功課的噩夢」,直至8月30日,功課完成度僅兩成。

Mo和倉鼠明天開學就是中三學生,他們已計劃回校罷課,倉鼠邀請Mo明天放學後去中文大學集會,Mo一口答應。他們這個暑假沒掙到20萬元,只聞過一陣陣催淚煙,經歷了多場抗爭,他們的抗爭故事仍未完,待續。

(反修例風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