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港龍空姐談飛內地:唔知開機艙門有咩人等緊你

【明報專訊】施安娜前日在記者會上哭訴被「炒」經過時,在家中看直播的港龍空中服務員黃小姐亦流淚了。在白色恐怖籠罩下,她說近來每次飛內地航班均精神緊張,「唔知開機艙門有咩人等緊你」,曾有穿制服人員上機後勒令收起或丟光機上的香港報紙,排隊等內地海關檢查時害怕得「心噗噗跳」,即使公餘用社交媒體亦步步為營,「我媽都不會這樣管我,公司憑什麼?我真的『賣命』了嗎?」

穿制服人員命盡丟機上香港報紙

黃小姐與施安娜曾於7月26日在機場「和理非」集會上碰過面,她是施安娜的facebook朋友,形容施常發帖表達政見,卻從沒過激言論,質疑公司解僱身為工會主席的施安娜是為殺一儆百。她說港龍有約2000名空中服務員,飛不同航班時與不同同事合作,大家關係如同「屋企人」,但事後大家均擔心公司秋後算帳,亦憂被同事「篤灰」。

稱飛上海等檢查 感覺如送死

港龍空中服務員經常飛內地航班,「返15日工,大約有8、9日都飛大陸」,她指最近每次飛內地航空均非常緊張,「唔知開機艙門有咩人等緊你」。她說有同事飛抵成都後被檢查個人物品,她曾遇過中國民航局職員上機檢查機艙安全,「我飛了幾年,過去未遇過」,又有穿制服人員上機指着一堆報紙說「一是收起(那些報紙),一是丟晒佢」。她最近飛抵上海等候海關檢查,「個心噗噗跳,好驚他們(海關人員)話我有問題,排隊時感覺好似送死咁」。

但她確實需要這份工作,所以難免自我審查,「我本身都不太玩facebook、Instagram,現在更加是畀個like都要諗諗」,她說明白穿上制服時代表公司,要注意言行,但不明白為何公餘時間亦要步步為營,「為什麼我放工後仍被公司管,我完全無自主權,我媽都不會這樣管我(網上言論),公司憑什麼?我真的『賣命』了嗎?」

旅客說「香港人加油」 幾乎淚崩

她形容員工之間亦愁雲慘霧,自言有點抑鬱、情緒不穩,不欲飛內地航班,有次在航班上有旅客對她說句「香港人加油」,就害她差點「決堤」淚崩。她說想參加職工盟發起撤回解僱決定及停止白色恐怖的集會,但若集會不獲發不反對通知書,則需再考慮。

(反修例風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