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周日人物】因言被炒 料失港龍工會主席身分 施安娜:無法再為同事出頭最難受

【明報專訊】39歲的施安娜從沒想過轉工,卻在上周三(21日)突然被港龍航空解僱,隨後在鏡頭前訴說公司如何以言入罪、散播白色恐怖,料不到昨凌晨4時回家,樓下管理員會叫她「加油」,甫入家門,父親即上前擁抱,讚她堅強。「我媽死時,我都未見過父親哭得如此厲害。」施安娜說。

父親流淚是因為心疼她,而她的淚卻是為其他即將面對「以言入罪」被解僱的同事而流。女人四十前突然失業,她最難受是很大可能失去港龍航空公司空勤人員協會主席這個身分,不能再與資方爭取延遲退休年齡的落實細節,以及改善假期薪酬計算方法。

文:羅嘉凝

圖:楊柏賢

施安娜是典型的空姐,言談間總帶笑意,她說:「以前有前輩話,要笑到人家站在你背後都感到你在笑。」她2002年從理工大學英文系畢業,陪朋友面試港龍空服員,朋友沒見成,她卻被錄用,2006年升為艙務長,2014年成為高級艙務長,笑足17年,結果在前日的記者會上,她在鏡頭前哭了。

自比遲到乘客 遭留機艙外

她哭訴,上周三被公司召回國泰城,確認其社交媒體上的相片及言論後,即被解僱。記者會後,國泰發稿指「施安娜不再是公司員工」,她形容公司是「盡快割席」,手起刀落,她離開時碰到其他上班的同事,「我好像遲到的乘客,平日我們說要斬斬斬,即是要閂(機艙)門,今次是我被留在機艙外,以前我是在機艙內的」。

成為公司棄將,身邊人卻沒離棄她,她收到來自同事、小學同學、好友的慰問信息,她相信自己絕非被「以言入罪」的最後一人,但她希望公司停止這場網絡大抓捕,「你畀幾多人工都不可以滅我聲,難道我在(網上)話飛機餐難食,都要炒我?」她說不少同事已有被「炒」的心理準備,「同事擔心不知何時會接到公司電話,有人接到公司來電自然會找我,因大家覺得我與他們是同一陣線」,而她被解僱後,刺激了更多人加入工會。

她早在入職時加入工會。2010年,工會組織機場集會抗議工作過量,她說當時空服員忙得沒法上廁所和用膳,後來她見證工會促使公司改革,2014年成為工會理事,與資方六度開會檢討更表,2016年成為工會主席,卻碰上前特首梁振英女兒梁頌昕「行李門」事件,她與其他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代表齊齊發聲,2018年爭取為女性空服員制服加入長褲選擇,並迎來「行李門」司法覆核勝訴。

爭取可飛到60歲 自己未能享

她不斷為同事爭取福利,但不少「藍絲」同事自反修例風波退出工會,「去年爭取延遲退休年齡(至60歲)時,個個(同事)講多謝,為何他們現在可這樣對待幫你的人?」她被解僱後,最難堪是可能不可繼續做工會,工會9月6日將舉行特別會員大會商討,她已做了兩屆主席,原本估計有望與早年工會主席潘芸妮看齊做足三屆,並打算飛到60歲退休,「我有份爭取,但享受不到」。

8月10日和16日,國泰高層兩度約見呼籲工會合作,同月16日國泰兩名高層辭職,工會見事態嚴重,翌日向會員發信提醒使用社交媒體要小心,「當時有朋友叫我deactivate(關閉)facebook,當時我說無可能,這樣是噤聲、白色恐怖,朋友勸說『份工沒有了,談何工會工作』,豈料一語成讖」。

倘無法復職 將會轉行

在言論自由與飯碗面前,她揀選了前者,「我不止得這個飯碗,我可以搵其他」。她說着說着又笑了,反正現正忙搬屋,9月將與好友到越南旅行慶祝即將步入40歲。未來的路仍是未知數,近日有人提議她去選區議會、轉投其他航空公司,她未知會否遭同行封殺,但她笑稱無意轉到其他航空公司,只想復職回到港龍「和你飛」,若港龍再容不下她,就「換條跑道」轉行去。

(反修例風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