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特稿:鑿玻璃闖立會 大學生離港避搜捕 無悔衝擊 只怕不能回港父母擔憂

【明報專訊】警方連日拘捕包圍警總示威者及網民,並聲言鎖定首批衝擊立法會的人。「大學生要『着草』,真的荒謬。」7月1日在立法會鑿破玻璃外牆的示威者「D」(化名)日內離港,他說︰「因為真的好害怕(被捕)。」在電話訪問中,他說於7月1日早上在龍和道衝擊,自己手持雨傘,被警員噴胡椒水及棍毆,「憤怒是我其後衝擊(立法會)的近因」。當日中午,他鑿打立法會玻璃外牆,內裏警員一直敲盾警告,「其實好驚」,最終進入立法會,至今無悔,「我們不是暴徒,只希望用武力打開立法會大門,用雙手開啟一線曙光。」

明報記者 李以莊

7月1日,D拿起立法會外的指示牌充當鐵槌,眾目睽睽下鑿擊玻璃外牆。此前,他一直是不敢衝擊的支援者。

早上遭噴椒棍毆 午後化憤怒為行動

當日凌晨,示威者集結龍和道,D記得約200人於凌晨兩時半到場,以再有年輕人自殺為理由,呼籲在場者「要有死的覺悟」,決議到金紫荊廣場升旗禮作升級行動。一夜無眠的D,早上與同伴走到龍和道警方防線,只手持雨傘的他為救同伴,被警方胡椒噴劑噴中,並被棍毆。「最終在金紫荊廣場升黑旗,但嘉賓已離開,『落政府面』的層次不高。」他說。

同日中午,示威者集結立法會示威區,百多人商議下一波升級行動,至下午2時,以站立方式決議衝擊立法會,並即時行動,分頭在立法會示威區公眾入口、添美道議員入口衝擊。早上曾被警方攻擊的D憤怒未息,自願上前線,於公眾入口以指示牌作鐵槌鑿玻璃,「那牌很重,叫人接力,喊兩個小時也沒人幫忙」,他深明別人害怕刑責,亦非所有人支持衝擊,「但必須有人挺身而出」。鑿打期間,立法會內警員敲盾、聲言馬上拘捕首批衝入的示威者,「自己好驚,但敲了那麼久,沒理由中途放棄」。

見警撤走 明知是局照闖入

晚上9時半,示威者見警員瞬間撤走,D說︰「也知道是一個『局』,但都敲破(玻璃)了,沒理由不把握機會。」其時,D放下指示牌,改持盾牌走入立法會,「若有警察在內,可保護同伴」。至10時左右「攻進」會議廳︰「那是我們目標,像太陽花學運一樣攻佔主席台。」其時現場宣布「四死士」留守,有人呼籲堅守龍和道防線以阻止警方攻入立法會抓捕「死士」,D便到龍和道協防。

晚上11時許,四方八面傳來消息指警方部署清場。「一齊嚟,一齊走……」現場示威者來回游走添美道呼籲,亦有示威者走到會議廳把「死士」硬抬離場,未到午夜,在場者已經知道示威者撤離立法會,在龍和道的D再沒死守理由,因此警方一施放催淚彈,他便隨大隊撤離。

7月2日凌晨4時,保安局長李家超見記者時說,衝擊立法會的示威者涉干犯《公安條例》、《刑事罪行條例》等罪行,最高入獄3個月至兩年不等,至近日傳媒報道警方鎖定多名衝擊者,短期內會拘捕。

冀政府承諾不控告示威者 「讓我們安心」

連登討論區早已有人討論衝擊者需「去旅行」,近日更有傳在立法會內唯一拉低口罩發表宣言的示威者梁繼平已離港。「好擔心、好驚。」D透露會日內離港暫避風頭︰「大學生要『着草』,真的很荒謬。」他說對於自己做過的事無悔,只擔心被捕或不能回港,會令父母擔心,「父母是『深藍絲』,百分百知道我做了什麼,我解釋後,他們也支持」。他期望政府承諾不控告修例風波中的示威者,「讓我們安心」。

不認同自殺 稱不希望同行者再減少

自己即將離開「戰場」,D期望同行者不要與「行動派」割席,「我們不是暴徒,只希望用武力打開立法會大門,用雙手去開啟一線曙光」。民陣紀念太古廣場墮樓者,6月16日遊行後宣布「200萬零一人」遊行,D不認同︰「我們少了一個,是200萬減一,不是加一……不要自殺,現在已是200萬減4了,不希望同行者再減少。」

(反修例風暴)

相關字詞﹕反修例風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