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特稿:恐懼瀰漫 示威者頭破4cm拒送院 護士義工攜急救包游走前線 真名受訪講「真實所見」

【明報專訊】7.1金鐘清晨,眼前傷者血流披面,護士義工潘倩敏即問在場者「叫咗白車未?」,周圍示威者紛叫「唔好call白車啊!」潘倩敏是註冊護士,她憶述當時這名被警棍打傷的傷者,頭頂有長達4厘米傷口,一直流血,眼睛腫至睜不開,全身顫抖但仍多番向醫護義工表示無恙。

在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中,潘帶着急救用品走到衝突前線,見證示威者間瀰漫對入院治理的恐懼,甚至無法思考如何尋求合適的治療,驅使她以真實身分受訪,「分享真實所見之事」。

明報記者 朱韻斐

7‧1清晨金鐘政府總部附近,示威者與警方衝突,有示威者被警棍打至血流披面,白色的口罩染滿血色。在場的2017年衛生服務界特首選委、註冊護士潘倩敏走上前為傷者檢查,發現其頭頂有4厘米傷口,眼腫至睜不開,且一直流血。潘倩敏用手觸碰傷者頭髮,感覺刺痛,發現傷者同時受了胡椒噴霧,相信傷者頭部傷口應疼痛難當。潘憶述傷者當時全身顫抖,但仍「強裝冷靜」,多次重複只是頭部有傷和手痹,其他身體部分無恙。

全身顫抖強裝冷靜 眾人求勿打999

潘倩敏即時問身邊示威者是否已召救護車,當時身邊很多聲音請求她和另一醫護義工不要致電「999」召救護車,擔心傷者入院會被捕。但潘向傷者和其他示威者解釋,擔心會有腦出血等問題,或有嚴重後遺症,必須入院檢查,傷者才明白情况答應。同日稍後,潘倩敏在立法會附近亦遇到一名手指關節被警棍打至腫起的年輕人,他沒打算治理,直至潘主動為他檢查和包紮。

潘倩敏說:「感受到示威者間瀰漫恐懼,不信任就醫的過程,這是緣於擔心警察可能會濫權和濫捕的恐懼,恐懼大得無去思考如何尋求合適的治療,延遲求醫的時間,但這段時間可能已造成嚴重傷害。」

「恐懼大得無法思考如何尋求治療」

2014年佔領運動時,潘倩敏曾駐金鐘救護站,亦到過旺角佔領區,近日在反修例運動,她未有選擇駐救護站,而是隨身帶備生理鹽水、繃帶、紗布等,走到較前線的位置,希望為恐懼入院治理的傷者第一時間伸出援手,為他們提供初步護理,亦盼初步為他們檢查傷勢,讓傷者知道自己是否必須入院等,助他們找適切治療。

各式公民運動未完,潘倩敏表示,未來計劃繼續盡力參與這些公民運動,直到政府回應示威者的四大訴求,包括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收回6.12「暴動」定性、釋放被捕者、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其間會繼續協助傷者。

示威者很「乖」 以手作梯供急救員趕路

有外界的人指斥示威者為「暴徒」,站在示威者之中見證衝突的潘倩敏卻有另一番體會。她回憶,7‧1遊行期間於金鐘附近有人大叫前面需要救護,呼救聲一路向後傳到潘倩敏的耳裏,她表明護士身分,即有人帶着她一路向前跑,到夏愨道石壆位,有不相識的陌生人即時跪下,請潘倩敏踏上其雙手,另外一些陌生人合作拉她上石壆,務求陌生的傷者盡快獲治理。

潘倩敏說,這班示威者其實很「乖」,並會守望相助,雖有破壞死物,但不願意任何人受傷。潘倩敏向本報記者表明希望以真實身分受訪,因「社會很多不信任,假消息、流言滿天飛,希望能以真實身分,分享真實所見之事」,她希望藉此讓各界能嘗試去理解示威者。現時暫有13人因7‧1衝突被捕,被問會否怕被補,潘倩敏說自己是「和理非」,無理由被捕,若成被告只會突顯警方濫權。

(反修例風暴)

相關字詞﹕逃犯條例 特首選委 七一遊行 金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