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做得太盡」 有人悔沒阻同伴破壞

【明報專訊】示威者前晚闖入立法會綜合大樓後肆意破壞,立法會餐廳也不倖免,雞蛋盡失,雪櫃部分飲品被喝掉,只留下不夠支付飲品價錢的現金。連日支援物資站的Peter(化名)負責站在高位「放哨」,通風報信,沒撬閘或鑿玻璃,他形容毁壞公物行為「做得太盡」,如今後悔沒勸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