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示威者:闖立會為展對抗政府決心 闖入者深明會入獄 哭說「最擔心母親」

【明報專訊】立法會綜合大樓前晚被「攻破」時,場外示威者喊的是「頭盔、保鮮紙、眼罩、索帶、鉸剪……」,叫後方張羅物資。闖入立法會的示威者憤恨政府漠視民意,稱衝入立法會成為「政治意識形態的展示」,展現民眾有能力亦有決心對抗政府。前晚行動前,早有逾百「死士」甘願以死相搏、負上刑責,曾計劃過衝擊警察總部,以爭取撤回修例、追究警方、釋放示威者、撤暴動定性、特首下台這5項訴求,但那次被勸退了。只是到了前晚,已沒有人能再勸阻他們了。

百「死士」願以死相搏負刑責

當前排示威者用鐵枝撼動玻璃,21歲的王奇(化名)撐起雨傘遮擋同伴樣貌。他不同意衝擊立法會,但經歷3周示威、3人送命,政府只肯暫緩修訂《逃犯條例》,眼見抗爭進退失據,他選擇支援其他人的行動,少指摘、多包容。前晚,他與朋友走到路旁抽煙,意外發現立法會的電表箱,於是關了立法會的燈光、冷氣、抽氣扇,「讓差佬無冷氣歎,是我當時可作出的最大支援」。

其實他支援的豈止於此,撞破玻璃門後,他入內視察確保安全,「好像玩『食雞』(電玩遊戲),我在立法會『煲底』執手套、頭盔、眼罩、口罩,原本拿縮骨遮,有人給我直遮,level up了」。後來他聽聞龍和道有速龍小隊,又與約百名人走到前線,捱了兩枚催淚彈,爭取時間讓立法會內的同伴撤退。

他說,政府的行為告訴他們和平示威沒有用,令行動不斷升級,圍堵稅務大樓、律政中心亦沒用,他說逾百「死士」願以死相搏、負上刑責,他們都是一群自雨傘運動後對政府極灰心的人。他早前接過「死士」通知要衝擊警總,奪去政權的力量,想他幫忙遮護,最終行動被人勸止。

驚訝民陣泛民議員無割席

「我不知衝入立法會的目標是什麼,亦不知道做什麼,但我會說這是一個政治意識形態的展示,展現民眾有能力亦有決心對抗政府,要政府害怕人民。」他說社會運動已轉變,面對外界批評,他最驚訝是民陣與泛民議員沒有割席,至於下一步,他說「先有明天,才可談未來」,會稍作休息。他記得答應過90多歲的婆婆,底線是不被捕。

同樣衝入立法會,有人肆意破壞,有人搖頭嘆息「我不知為何會變成這樣」。記者當晚在會議廳找到奧雲時,他剛哭過,聲音沙啞。他知道闖進會議廳內,一旦被捕,或面臨6至10年監禁。本身讀護理的他想到出獄後行業還會否容得下他,而他最擔心是母親。他流淚說:「母親由淺藍變淺黃,開始明白(想法),但是否接受到我入獄?接受不到。」

「根本要激進政府才願回應」

奧雲來自單親家庭,母親想看到他大學畢業,這本該在兩年後來到;但在此時,他選了可能要負上沉重代價的路,走進立會會議廳,「今次好像是最後一次機會救到香港」。然而,他知道社會容不下激進,但眼見特首林鄭月娥在6.12衝突過後終願暫緩修例,「這件事告訴我,他們根本要激進才願回應;每次和理非(行動)都冷待我們,激進(行動)後又說希望大家和平理性,神又係你,鬼又係你,什麼都是你說了算」。

青年悲憤難平,社工不願青年獨行,陪同走進立法會,提醒青年有閉路電視,一旦被捕刑罰很重等,卻被青年一句「我知道」打斷,唯有叮囑他們照顧自己,亦冀社會多諒解青年。

學生冀眾籌賠償立會損失

科技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吳一鳴前晚在較後位置觀察,指現場無「大台」,全屬現場抗爭者自決,「相信有抗爭者希望以佔領立法會的公民抗命,作為談判籌碼,要求政府回應五大訴求」。對立會被破壞,吳冀抗爭者能發起眾籌,一起承擔和賠償立會損失。18歲的Sunny怕父母擔心,前晚沒衝入立法會,他亦稱願捐款維修立法會。

明報記者

(反修例風暴)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