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家人同反修例 惟囑「勿搞東西」 趁父母上班 中學生偷赴金鐘

【明報專訊】數以十萬計市民上街反《逃犯修例》修訂,政府未理民意,衝擊不少年輕人的心。有中學生害怕被家人知道,但又想表達不滿,昨趁家人上班偷赴金鐘;有年輕男子本沒打算站在最前,看到身旁有個貌似10多歲的妹妹衝上前線,反問自己:「她都衝了,我還在做什麼?」有母親積極帶女兒參與社會運動,但當14歲女兒近日說希望到金鐘,母親卻「有揪心的痛」,矛盾不堪。

明報記者

5同學齊稱「很想走」 考慮移民

添馬公園昨有不少年輕臉孔,下午2時氣氛尚算風平浪靜。5名約18歲的同校同學一起坐到較遠位置「野餐」,也沒打算激烈抗爭。5人甚少參與社會運動。趙同學表示,有感對政治事件認知不多,一向不特別取態,「這次最主要是政府不理民意,這是致命點。我也不喜歡暴力事件(抗爭),覺得是傷害自己影響別人,但經過今次我開始明白,我遊行這麼久你還是左耳入右耳出,正常都會『爆炸』啊」。李同學說家人也「反送中」,知道她想去但叫她「不要搞太多東西」,唯有趁爸媽上班偷來,需在他們下班前回到家。

趙同學說前來是為了表態,在有更激烈抗爭前便會離開。5人對社會都無甚希望,被問及若最後示威抗爭失敗會否想離開,他們同稱「很想走」,若有機會會積極考慮移民。

見少女衝立會 年輕示威者助陣「還債」

下午3時多,有群嘗試衝進立法會大樓的示威者,其中包括二十出頭的David(化名)。他來自中產家庭,自認是積極社會參與者,2012年首次參加七一遊行,後參與反國教及佔中,但形容只是「行街、唱歌,然後散水」。有感這次是「Endgame」(終局之戰,《復仇者聯盟4》片名),修例通過便再無回頭路,不能再維持以往模式。「佔中時,我在放催淚彈前就走了,我一直都覺得欠了大家。」

他早上7時已到金鐘,幫忙開通夏慤道。下午時分,一班示威者想衝入立法會大樓,他本未準備走到最前,「當時看到身旁有個妹妹,看起來只有10多歲,她也衝了,我問自己,我在做什麼?」於是他在後方一起衝進去,不到幾分鐘便被警方擊退,吃了不少催淚彈,被同行者護送到急救站。

回家後,他向父母坦白做了什麼,父母都顯得擔心,母親更不斷問為何衝太前,「給人認出就什麼都沒有了」。他嘗試解釋走出來原因。但他說今後不想再理會太多,「(示威時)我往上看,天橋的人穿著高跟鞋咯咯咯,然後用手機拍我們……其實你知道做什麼都無用的,究竟我們這樣做是為了什麼?」

昔教女兒關心社會 母今阻集會

另一邊廂,陳太收到14歲女兒的信息稱很想到金鐘。陳太一直認為要教女兒做正直的人,關心社會,自女兒兩三歲就帶去六四晚會及遊行,女兒自小已有強烈公民意識。今次她卻阻止女兒,「女兒是我教出來的,但我知道這次不同雨傘運動,這次暴力很多,我很自私,作為母親,我無辦法」。

女兒今天應考通識,昨對陳太說,看着兩本講有關香港法治的課本,實在溫不下去。女兒在facebook說「書上面說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全部都是用來騙我們的,那麼我溫來為了什麼?」陳太說:「唯有教導女兒,必須有足夠的知識,才能改變荒謬。」

(反修例風暴)

相關字詞﹕年輕人 金鐘 抗爭 野餐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