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受催淚彈猛攻 睹同路人濺血 年輕人散了又聚 「開真槍都不走」

【明報專訊】「唔好走呀,返嚟呀!」一枚枚催淚彈昨日墜落金鐘各處,大批反對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的年輕示威者,一次又一次散了再聚。在夏愨道人潮中,有毫無保護裝備的婦人一度退後,不斷嚎哭說:「後生仔,不好再走出去了。」有戴頭盔和眼罩的年輕人回頭一望,繼續跑到現場示威,有人說決定了即使警察發射真槍實彈,都堅決不會離去。

明報記者

「撤回,撤回,撤回!」昨晨大批反對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的示威者突破警方防線,先後佔據金鐘夏愨道、龍和道等車路,與警方對峙。由金鐘地鐵站前來的人流不絕,不斷送上雨傘、生理鹽水、頭盔等物資,沿途滿佈物資,重演5年前佔領運動一幕。

初中生試後結伴前行

人潮中,大多數是一張張年輕的臉孔,部分更身穿校服到場。有3名中三生昨早完成考試後結伴到來,其中楊同學說,「不少同學都關心這件事,當然都有不少是『港豬』,但我們都希望站出來」,希望政府聆聽民意。

不能前線衝 默默清垃圾

年輕人在示威現場分工合作,有男生抬起鐵馬,四處設立路障,有人則四處派發物資。大學生林小姐到場抗議政府拒聽民意,「政府已經不是為香港人了」。她手挽膠袋,默默清理路面的垃圾,「我做不到在前線衝,只好做自己可以做的事,我們是公民抗命,都要做得好一點給外面的人看到」。

下午3時多,龍和道與添美道等地點的示威者行動開始「升級」,警方隨後在金鐘多處施放催淚彈,亦曾發射布袋彈及橡膠子彈,驅散人群,有年輕人遭擊中受傷。金鐘一帶瀰漫濃烈刺鼻氣味,有年輕人掩臉咳嗽,但別個頭後再跑回現場,不斷呼籲示威者加入。從事酒店業、25歲的陳先生首次嘗催淚彈,更目擊前方一名示威者眼角中彈流血,他矢言,即使警方開真槍,自己都堅決不離開,「你屋企有事都不會隨便走」。

試圖撲熄催淚彈 保護他人

每當催淚彈墜落地面,眾人便慌張四散,80後的Andy卻選擇走近,多次試圖以濕毛巾撲熄煙霧,保護身邊一個個陌生人。「(催淚彈氣味)真的難受到想死」,但他說政府拒聽民意更令人難受,「是社會逼我們走出來」,因此已決定留守金鐘,抗議到底。

90後的劉先生昨日關閉經營的餐廳,走到金鐘街頭示威,更站在最前線與警員對峙。他說,即使百萬人上街反對修例,政府仍然視若無睹,令他對政府徹底失去希望。面對催淚彈與槍聲,有示威者更頭破血流,他自言心無懼怕,「如果不爭取,無人犧牲,怎會帶來改變?即使我不犧牲,都可能有其他人要犧牲,為何我不自己站出來?」

前線警殿後 「政府應受教訓」

警民再次釀成嚴重衝突,一名有參與行動的前線警員向本報說,自己昨日留在後排,未有走到前排「攻擊」示威者,他對昨日的衝突感到心痛,「你打我我打你,打你又不走」,認為修例是政府挾台灣殺人案強推,是施政問題,「呢個政府係應該受點教訓」。

(反修例風暴)

相關字詞﹕示威者 年輕人 金鐘 催淚彈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