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文藝學術界接力絕食 社運素人參與 絕食大學生:不怕捱不住 只怕遭驅趕

【明報專訊】「絕食是一種,對日常生活要做的其中一環中斷。這也是一個象徵,體現這個城市的生命也受威脅。通過法例對我們而言,如同判了死刑。」今日發起接力絕食抗議修訂《逃犯條例》的接力絕食者黎明如是說。在這群絕食者中,有社運素人大學生預算可絕食兩三天,現不怕身體承受不住,只害怕被警察驅趕。

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講師黎明連同導演應亮、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何式凝、灣仔區議員楊雪盈等20名電影業者、文藝業者、作家及學者,今日凌晨起在中信大廈對出天橋以接力形式絕食,暫定第一輪20人絕食24小時或以上,直至政府撤銷修例。

在這群接力絕食者中,有兩名大學生。中大四年級生阿Pik是社運素人,過往從未參與任何社會運動,雨傘運動時也只是看新聞留意資訊,沒去過佔領區。升大學後,她從朋輩了解時事,也有選修黎明的課,認識中國社會,認為中國和香港歷史進程從來關係密切。「這次真的是最後一道防線,(修例)一旦通過了,我們不但會失去言論自由,更會開始習慣極權。」

家人憂做不到公僕 不撐搞社運

她認為自己起碼能絕食兩三天,不擔心身體承受不住,反而害怕被警察驅趕。家人不知她絕食,也不太支持她參與社會運動,「擔心我有案底去不到外國,也擔心我做不到公務員」。但她表示曾認真考慮後果,才決定站出來,「個個都想為何不是其他人走出來,但如果個個都這樣想,就不會有人出來了」。

將在港大文學院畢業的Felix,則做了公民記者兩年多,出席多個遊行做記錄者,也曾在雨傘運動拍紀錄片,經歷過9.28催淚彈一幕。他說,這次走出來絕食,不是想成為鎂光燈的焦點,而是在混亂局勢下,認為自己未必做到太多,絕食是其中一樣他可接受且可行的抗爭方法。

不怕老套 最重要引關注

有人覺得絕食是一種老套的抗爭手段,Pik和Felix都稱明白大家覺得絕食是「和理非」,但二人認為這次最大目的是要得到公眾關注,引發大家加入。

黎明:通過法例如同判了死刑

黎明表示,絕食終極目標是要感染更多人。「絕食是一種,對日常生活要做的其中一環中斷。這也是一個象徵,體現這個城市的生命也受威脅。通過法例對我們而言,如同判了死刑。」何式凝稱,「103萬人上街都無用,受到打擊,才想到要互相支持下去」,今次行動是希望放開一天日常生活,因為常理世界受打擊,將來不知會否再有安穩日子。

除了接力絕食,有市民提出另類活動,包括呼籲今日到立法會外的添馬公園一個人野餐、靜觀、觀鳥、寫生、一人電影院、一人執膠回收、捕捉精靈等,亦有人呼籲駕車者慢駛等。

明報記者

(修例風波)

相關字詞﹕逃犯條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