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留守被記名 「沒辦法才賭前途」

【明報專訊】「在香港生活多年,不是人人都打過交,可以和平解決問題的話,示威者一定選擇和平,但沒有辦法,才狠心賭上自己前途。」自言不熱中社運及抗爭的90後Sammi(化名),在周日參與反修例遊行後留守立法會,入夜後親歷警察「想打死人」般的驅散行動,她見示威者群龍無首,感到懼怕。

Sammi曾參與雨傘運動,但並非每次都走上最前線,傘運後社會充斥無力感,她亦不例外,甚至認為「和理非」的遊行沒作用。港府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引起爭議,再令Sammi感到要站出來,甚至留守立法會,「我覺得沒有其他辦法,就算100萬人上街都沒用」。

當晚接近12時,Sammi與其他同行友人幾乎全部離場,只餘她與男友站在添馬公園旁的天橋,掙扎是否留守,「當時是最後機會,我們可以轉身就走,但最後選擇回到立法會示威區」。她沒怪責離場的同行友人,「的確有一刻,我在想自己沒有這麼偉大,但為什麽我們會搞到這樣……」

「沒有人想搞事」 警察「想打死人」

她說當晚示威者群龍無首、相當「驚青」,「警察前進一步,示威者急退五步」,她形容警察「想打死人」,當示威者正在後退,仍有持警棍的警察衝向人群,「其實每個出去的人都很害怕,沒有人想搞事,如果可以坐下,沒有人會站起來,如果可以只是站起來,沒有人會擲東西」。

Sammi最後與其他示威者被驅趕至舊灣仔警署外,受警員包圍,至清晨被「抄牌(記錄身分)」才可離開。她說當晚被困的不少是年輕人,身旁甚至是「薯仔樣」的「00後」男生,「為什麼其他人可以離開,要這班(年輕人)留下」。經歷過「和理非」,亦試過衝擊,她開始感受到過去本土派、勇武派被「冷嘲熱諷」的無奈。

或會被捕有顧忌 未言全退

港府昨宣布下周四就修例表決,她對港府漠視民意感失望,但礙於已被警察記錄身分,有可能被拘捕,她決定不出席昨晚的集會,但如果運動能夠持續,會考慮繼續參與反修例行動。

明報記者 許芳文

(修例風波)

相關字詞﹕逃犯條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