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相依40年 繆伯不捨妻伴屍1月 隱蔽雙老乏支援 人數飈至30萬

【明報專訊】夫妻相守四十載,無兒無女,大半生的日子裏「你只有我,我只有你」,二人隱蔽而居,鄰里連二人姓氏都不知道,不料妻子猝逝,68歲的繆伯在驚惶與不捨下,於兩人相守廿年的牛頭角花園大廈單位內伴屍1個月,直至臭味難掩,鄰居投訴,事件昨天終被揭發,亦惹起社會關注這類相依為命、缺乏支援的「雙老家庭」數目正在快速增長,3年前已達到每4名長者就有1人是活在雙老家庭,人數近30萬(見圖)。有七旬婆婆要照顧相依半生的八旬失智丈夫,病了也不敢留醫,怕老伴從此走失。人口持續老化,長者可如何安享晚年?明報記者 羅嘉凝、梁崇碧

非社署個案 戶主涉非法處理屍體

上周五深夜約11時,保安員於花園大廈孔雀樓巡樓時,嗅到一個單位外有惡臭,遂報警,警察與消防到場準備破門之際,68歲男戶主突然開門,警員入內發現64歲黃姓女戶主倒斃牀上,屍身已腐爛發臭。至昨晨約5時,滿頭白髮、留有白鬚的男戶主感到不適,被送往聯合醫院,情况穩定。該家庭並無社署社工跟進個案。

據了解,現場找不到長期病患藥物,繆伯情緒激動,未能落口供;警方經初步調查,男戶主涉嫌非法處理屍體被捕,正被扣查,女戶主死因尚待驗屍確定。

據悉,繆氏夫婦結婚40年,十分恩愛,沒有子女,繆伯向警方表示太太月前於睡夢中離世,他既感恐懼亦不捨,不想報警指妻子已死,故將她的遺體安放牀上朝夕相對。

鄰居對於「伴屍」一事均感驚訝。其中吳太說,近年見繆太日漸消瘦,鮮有出門,多是繆伯出門購物。她去年底目睹男戶主跌倒致頭破血流,報警求助,繆太相伴送院,而繆伯約於近兩月才出院回家,對上一次碰面已是數周前繆伯出門購物,及繆太上月拿着購物袋、扶着拐杖經過。

街坊指戶主內斂 互委會探訪常不應門

吳太過去鮮與兩老交談,甚至不知道兩人姓氏,僅稱呼他們「阿叔」和「師奶」。她說前日早上聞到「死老鼠味」,走到該單位門外時,木門打開,她瞄到繆伯的腳,沒有交談;吳太致電房協投訴有惡臭,下午及晚上聽到有人拍肇事單位的門,均無人應門。同樓層多名住戶近日均聞到惡臭,但都以為是「死老鼠味」,未有深究;另一女鄰居稱她入住10年,從未與兩人交談。

孔雀樓互助委員會主席徐太表示,男戶主姓繆,委員會過去探訪長者單位時,屢次拍門均無人應門,故未曾家訪;又指女戶主曾患病入院,形容兩人「非常內斂,與鄰居不稔熟,亦不和人打招呼」。

社署發言人表示,據了解,當事人正留醫,社署會與該醫院的醫務社工聯絡,為個案提供適切的跟進服務。

個案:要照顧失智老伴 不適不敢留院

繆氏夫婦這類沒有兒女照顧的雙老家庭,在人口老化下愈來愈多。根據2016年中期人口報告,只與配偶同住的長者,由2006的18.1萬人升至2016年的29.3萬人,佔長者人口比率由21%升至25%。他們須相依為命,靠老伴互相照顧。社協社區組織幹事吳衛東稱,今年初有七旬婆婆因頭暈及嘔吐,凌晨召喚救護車入院,惟因不敢獨留患有認知障礙症的八旬老伴在家,到清晨6時許拒絕醫生留院建議,強行出院,「婆婆怕丈夫在家中會煮食,忘了關火,或者去街後不懂得回家,從此失去老伴」,婆婆現已瀕臨抑鬱邊緣,曾哭訴照顧老伴吃力,缺乏支援,即使近日經常胃痛亦不敢求醫,長時間守候老伴身邊。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 9181 4676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