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公民抗命 法庭、抗爭者各有演繹

【明報專訊】「佔中三子」在審訊中提出的其中一個抗辯理由,就是「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是一個「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行為,但主審法官不認同,雖然他認同佔中運動是和平的,但強調「公民抗命」在法律上從來不是一個抗辯理由,三子亦一定知道佔中會對公眾造成極大的不便,法官更以「不切實際」和「天真」形容三子在佔中運動中希望達到的目的。

終院:不能對公眾造成過度不便

法庭及抗爭者對「公民抗命」一直有不同的看法及定義。終審法院在「雙學三子公民廣場案」中便採納了當代政治哲學的重要著作《正義論》(A Theory of Justice)作者John Rawls的說法:「公民抗命是指以公開、非暴力、盡責認真的政治行為,旨在改變政府法律或政策。」雖然「公民抗命」並非抗辯理由,但終院稱香港作為尊重人權的法治社會,「和平、非暴力」的公民抗命在香港同樣獲得承認,但公民抗命者態度須克制,且不能對公眾造成過度的損害或不便,而假如有關行為涉及暴力,便超出憲法保障的界線,違法者或須面對阻嚇刑罰。

官:三子目的不切實際

陳健民於審訊作供時稱,深知在佔中期間要以合理的手段,達至佔中的目的,即普選特首。但法官陳仲衡表示,陳健民沒進一步解釋何謂「合理」,僅稱認同一旦佔領展開,一定會對公眾造成不便。法官又說,三子計劃既要佔領中環,卻以不癱瘓中環及附近金融地區為目標,實屬錯誤,並非終審法院所指的公民抗命行為。

陳官說,若有人相信當政府正面回應市民就真普選提出的訴求,數以萬計佔領者會一夜之間自動散去,又或政府會在佔中後一夜之間讓步、推出三子屬意的普選方案,都是天真及不切實際的想法。至於陳健民以反國教科作例子與佔中運動相比,陳官認為兩者的訴求有別,用作類比並不合適;至於陳健民認為,若有比反國教更多的市民參與佔中,政府便會同樣讓步,陳官認為說法根本沒基礎。

明報記者

相關字詞﹕佔中9人案 佔中三子 公民抗命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