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下一篇

回應委員會偵測一成巴士超速 稱與公司數據不同 九巴記錄超速 30秒方計數

【明報專訊】今年2月大埔公路19死九巴車禍,疑因車長高速駕駛肇禍,巴士車速問題再受關注。政府事後成立的專營巴士服務獨立檢討委員會,8月委託理工大學團隊,以雷射槍偵測20路段的巴士車速,本報取得偵測結果,19個限速50公里路段均錄得巴士超速,涉及234部巴士,佔整體車次約一成,時速由51公里至64公里不等。超速比率最高路段是將軍澳寶琳路,偵測逾百部巴士中,52%超速,最高時速64公里,路段主要由九巴行經。

九巴回應委員會時表示,公司數據與顧問報告「不相同」。現時九巴及龍運巴士的電子數據記錄儀(黑盒),要超速5公里以上並維持30秒或以上始有「超速報告」;新巴、城巴則要超速5公里並維持超過10秒,被專家質疑準則過鬆。

明報記者 高卓怡

寶琳路超速最嚴重 最高錄得64公里

理大調查的20路段均由委員會指定,委員會沒透露選取理由;其中19個路段限速50公里、1個限速70公里(將軍澳寶康路)。測試點以九巴及龍運行經地區居多(報告稱新界及九龍各8個、港島4個),主要在日間進行,共偵測了2381輛巴士,錄得最高車速為時速64公里,分別位於將軍澳寶琳路、香港仔鴨脷洲橋道及大圍車公廟路(見表)。

結果顯示,將軍澳寶琳路屬「重災區」,當日測試期間行經的108輛巴士,有逾半、即56部巴士超速(時速51公里至64公里),有3部車速達61公里或以上,該處是落斜路段。九巴僱員工會主席郭志誠曾駕駛巴士行經該路多年,稱「該處甚少燈位,車長若不留神看咪表,會不為意自己開快了」。他提醒車長有關路段是山路及多彎位,「開過64公里『太盡』,若有突發路况,失控風險頗高」。

新巴城巴:逾10秒起記錄 讓車長「反應」

據九巴向委員會呈交文件,現時九巴及龍運巴士的黑盒,在時速限制50公里及70公里路段,要以超速5公里以上(即分別56公里、76公里或以上),並維持30秒或以上始有「超速報告」;新巴、城巴則以時速分別55公里、75公里或以上並維持超過10秒作準,理由是要預留時間讓車長「做反應」。

就理大調查結果,九巴及龍運回覆委員會稱,調查中的16個路段有九巴或龍運獨營線,巴士以速度計及黑盒等記錄車速,而非理大所用的雷射槍,因此公司數據與顧問報告結果「不相同(no identical)」,但確認其中8路段是「超速黑點」。

九巴:黑盒記錄有異偵測用雷射槍

城巴、新巴則反駁,雷射槍測速或有誤差,警方以此執法時亦有「5公里寬減值」,若以此推算,調查中只有48部時速在55公里以上的巴士屬「超速」,佔整體僅2%。

多名學者及專家表示計及儀器誤差,「超速5公里」可容忍,但認為須持續超速10秒或30秒才記錄,是「不能接受」。香港汽車工業學會會長李耀培、理大前機械工程學系工程師盧覺強均認為,失控翻車只是在幾秒間發生,亦質疑巴士公司現有指標「太鬆」,或致超速報告無法真實反映車長駕駛行為。

李耀培說,錄得一成巴士超速「情况未至於好差」,而偵速地點不少是直路,計及儀器誤差,「超速5公里」風險不太大,但巴士是大型公共交通工具,制動系統反應較私家車慢,「把關宜緊不宜鬆」。盧覺強說,「作為職業司機,部車開55公里10秒都成百幾米先知自己超速?」盧質疑兩巴「10秒反應論」不合理。

運輸署回覆本報,在委員會指定偵測的20個路段,和宜合道近和宜合道運動場屬交通黑點,過去5年曾發生兩宗致命交通意外,但不涉及專營巴士;寶琳路則沒有發生涉及專營巴士的交通意外。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 9181 4676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