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徐風 隨風投資

投資策略

徐風:曼聯班主割愛或因油價高企

【明報專訊】本周世界盃開鑼,但最令球迷關注的,卻是曼聯(美:MANU)日前投出兩枚震撼彈:一是與C朗協議提前解約;而更受大部分「曼迷」歡迎的,則是董事會同時開始做「策略性選項」(Strategic Alternatives),包括尋找新金主注資、出售球會或其他交易,意味接管曼聯接近17年的班主格拉沙(Glazer)家族,有意放棄球會控制權。消息公布後,在美國上市的曼聯股價急升近15%(見圖1)。

C朗加重球會薪酬開支負擔

過去傳媒不斷塑造格拉沙家族為曼聯的「吸血鬼」,利用球會的巨大影響力,為家族其他生意提供資金。然而,曼聯是上市公司,投資者及球迷可以翻查球會的業績報告,尋找曼聯與格拉沙家族有關連交易的證據。在資產負債表一欄中,筆者未有見到曼聯披露任何大額的股東貸款或關連公司貸款,論管治程度,已比大部分香港上市公司出色。因此,筆者相信班主只視曼聯為家族另一盤生意,球會營運決策相對獨立。

有趣的是,格拉沙家族也是美式足球隊(NFL)坦帕灣海盜(Tampa Bay Buccaneers)的班主,2020年賽季贏得超級碗(Super Bowl)冠軍,他們受當地球迷歡迎。至於曼聯,自從傳奇教練費格遜於2013年退休後,至今不斷花重金更換領隊及球員,仍然無法保證穩坐英超「前四」位置。球迷回憶過去的榮光,也見證現時的跌宕,燃起求變之心,反格拉沙家族更發展成一場 「Glazer Out」 運動。班主與球迷關係愈來愈差,加上驅動收購曼聯的老格拉沙(Malcolm Irving Glazer)早於2014年仙遊,下一代趁機賣盤,重整業務,也屬合情合理的做法。

不過,如果仔細觀察曼聯的業績報告,或許更能了解班主的難言之隱。事實上,曼聯過去5年,除了在2019年財政年度(曼聯於6月30日作為年度結算日)錄得近2000萬鎊的盈利外,其餘時間都錄得虧損,而且由2020年度開始,財政虧損持續擴大(見圖2)。2020年度及2021年度受新冠疫情影響,比賽日觀眾買票收入大幅減少,成為曼聯錄得虧損的主要原因,但在2022年度,英國生活經已復常,政府重新容許球迷入場,但曼聯的虧損卻進一步擴大,達到1.16億鎊,對比去年同期則蝕9200萬鎊。

利率持續升 財務支出急增

當中的原因,一個是員工薪酬開支大幅上升,由2021年度的3.23億鎊,增加19%至3.84億鎊,C朗的加盟自然「功不可沒」。雖然有指球王加盟可以吸引商業贊助,但曼聯的商業收入僅增加11%至2.58億鎊,就算波衫好賣,也未能抵消其薪酬支出。

另一方面,隨着曼聯連續多年錄得虧損,加上球員的轉會費也水漲船高,曼聯硬食「水魚價」可謂球壇共識,結果球會的借款及債務也愈來愈多。在2022年度,球會的長短期債務已達到6.36億鎊,較去年同期增加約兩成。

隨着今年環球利率急升,也令借貸成本顯著增加,球會的財務支出由去同期的3600萬鎊,急增接近1.4倍至8600萬鎊,連同員工薪酬,成為曼聯虧損增加的兩大原因。

中東「油元」財力 其他球會難匹敵

隨着英超球員轉會費及薪金開支愈來愈高,球會的負擔也愈來愈大,即使曼迷遍地,也難令曼聯收支平衡。另一方面,近年英超球會由「有錢人的玩具」,變成「更有錢人的玩具」,中東「油元」紛紛進場,如曼城由阿聯酋王室成員入主,去年紐卡素被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資基金(PIF)牽頭買入,擁有無限資金進行球員買賣的轉會遊戲。格拉沙家族跟隨利物浦美國班主的步伐,有意賣盤求去,相信原因都是「計唔掂數」。

作為曼迷,自然希望曼聯能夠重拾昔日光榮。然而,「理想豐滿,現實骨感」,油價上升令中東國家大賺一筆,財雄勢大。除非英國強硬落實財政公平條款,或有其他主權基金入主,否則未來一段日子,曼聯仍要崎嶇前行。

[徐風 隨風投資]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