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黃清瑤 基金特區

基金特區

宏利投管Murray Collis:市况趨波動 ESG現投資價值

【明報專訊】在多國央行加息及減少買債的情况下,市場預期明年投資市場會更波動。宏利投資管理亞洲(日本除外)定息產品部副投資總監、宏利可持續亞洲債券基金的基金經理Murray Collis預期,波動市場下,環境、社會及管治(ESG)投資更具價值。

Murray表示,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投資者對ESG日益重視,並引述Refinitiv及宏利投管截至2021年7月的數據表示,今年上半年以ESG為目標的全球債券發行量為5516億美元,按年大增76%;發債金額佔整體發債量接近10%,遠高於5年前的水平。上半年亞太區(日本除外)的可持續債券發債金額約950億美元,遠高於2020年上半年的319億美元。

去年上半年,亞洲綠色債券總發債金額大約2600億美元,亞太區佔整體發行量約17%。Murray表示,看到企業債券及主權債券的發行人和地區選擇漸趨多元化,包括中國房地產發展商、可再生能源公司和金融機構等多元化行業進入可持續市場。此外,在疫情爆發期間,亞洲社會債券發行量亦見上升,發債主要來自韓國。

中國2060年碳中和目標起帶頭作用

事實上,中國對亞洲可持續投資市場的重要性日益增加。在2020年9月國家主席習近平承諾中國會於2060年達到碳中和,令全球感到意外。其後,韓國、日本及印尼等國相繼作出類似公告,自此,環球綠色事業發展愈趨蓬勃。而印度在今年初已達成一個重要的可持續發展里程碑,當地的可再生能源裝機容量在今年8月份突破100千兆瓦,佔其總發電量的四分之一以上。印度總理莫迪亦承諾,到2030年,該國的可再生能源容量將增加3倍,達到450千兆瓦,並會把印度發展為全球綠色氫氣生產樞紐。

新加坡亦是其中一個重要市場,用以分散亞洲可持續債券組合的風險。新加坡在2月份公布了《2030年綠色發展藍圖》,概述如何在未來10年履行對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及《巴黎協定》所作出的環境承諾。新加坡亦宣布計劃發行大約190億坡元綠色債券,為綠色公共基建項目融資。更重要的是,這些即將發行的綠色債券會參考新制訂的新加坡隔夜平均利率,反映當傳統利率基準倫敦銀行同業拆息本月底停用後,各個市場如何緩減債券定價面對的潛在挑戰。

增持銀行房地產 減持公用政府債

展望未來,他指出有三大主要可持續投資主題:(一)因應氣候變化問題,會從清潔能源和低碳排放企業中尋求機遇,並與低碳轉型的公司合作,避開過分依賴火力發電的公司;(二)亞洲人口老化日益嚴重,因此會從為亞洲人口老化提供退休解決方案公司尋求機遇,避開對健康和儲蓄產生不利影響的公司;(三)注重有穩健管治結構的公司,並與奉行最佳企業管治常規公司合作,避開不透明商業模式或有管理不善歷史的公司。

行業方面,近日增持銀行、房地產及亞太房託(REITs),減持公用事業及政府債券。主要是由於看到亞洲普遍地區ESG債券發行量顯著增加,由於這些債券的可持續、收益率和亞洲投資者的強勁需求,因此繼續看好此類債券。

其他看好的ESG主題債券,包括綠色債券、社會債券、可持續債券;以及支持市場創新,投資於與績效指標(KPI)掛鈎的債券、過渡債券和藍色債券。當中過渡債券更是看高一線,相關發債企業在營運上會應對氣候變化如開採化石燃料、運輸及化工等,透過可持續債券市場,為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項目提供融資。過渡債券與亞洲的關係尤其密切,預期亞洲對煤炭的需求在未來10年持續增長,印度及中國更大量投資於可再生能源。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大型燃煤發電廠都位於亞洲,過渡債券可為此提供有用的資金來源,協助這些公司轉型至更環保的營運模式。

宏利ESG準則 避免「漂綠」風險

現時亞洲每家公司評估ESG的準則都不一樣,如果單憑公司提供的數據、ESG報告或其他評估機構的數據作參考,將會令投資組合不夠多元化及評估不準確。因此,宏利設計了Milestone System,用以衡量發行人互動溝通及參與的進度。事實上,在評估企業的ESG指數時,多會實地研究和親身會面,宏利需要採取主動的方式,透過長時間挑選優質的發行人、平衡風險及回報,以提供正面的可持續投資成果。

公司的投資團隊會與ESG團隊緊密合作,參與每次互動溝通,一方面投資團隊應已相當熟悉有關企業,並深入了解企業面對的可持續發展挑戰;另一方面,ESG團隊可利用經驗,對建議方案提出實質意見,分享可能有幫助的見解。除此之外,ESG團隊可對建議方案提出實質意見,或協助規模較小的市場參與者避免漂綠(Greenwashing)風險。

黃清瑤 明報記者

[黃清瑤 基金特區]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