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曾國平 財經論語

投資策略

曾國平:只怕Omicron不是Pi的主因

【明報專訊】最新變種病毒的名號Omicron,大家都知道是希臘字母。無論是經濟學還是金融學,由於數學用得多,為了與英文字母區別,亦會用上不少希臘字母作為符號。

財經版的讀者,當然聽過啤打和阿爾發兩個術語。啤打就是Beta,量度的是個別股票或基金跟大市的相關性,數字愈大關係愈深,正數就是方向一致,負數就是南轅北轍;當啤打的預測跟現實不符,那阿爾發亦即Alpha就要出場,量度個別股票或基金超出理論的額外表現了。

至於Omicron,則絕少出現於經濟金融理論之中。原因很簡單,就是Omicron(O)寫出來跟英文字母O看起來一樣,容易引起混淆。樣子如何,命運也必如何,在二十四個希臘字母之中,就只有Omicron一直被「歧視」,不似其他字母老是常出現於數學公式之中。

經濟學上Pi微觀宏觀意思大不同

隨Omicron後的希臘字母,就是家傳戶曉的Pi了。圓周率,是圓形周長和直徑的比率,數值約為3.14,而Pi之所以被用來代表這個常數,皆因它是希臘文中「周長」一字的首個字母。英文中的批(pie),讀音跟Pi一樣,剛好也是圓形,但蘋果批南瓜批紅莓批等食品,原來跟pi無關,而是來自喜鵲(magpie):一說是這種雀鳥性好囤積食物,不分種類都堆到鳥巢中,跟批的製作原理如出一轍。

經濟學者很少用到圓周率,於是Pi這個希臘字母就給借用到其他地方去。上微觀經濟學課,解釋供應從何而來,必提到廠商將利潤極大化的假設。為免每次都寫出profits一字,亦為免跟代表價格的英文字母p搞亂,一般會用Pi代替。

換上宏觀經濟課,Pi的意思就完全不同了。談的不是個別產品的價格,而是整體物價水平,仍可以p代表,只是當討論對象是物價的變動百分比,亦即人人為之色變的通脹率,就不知道如何是好了。經濟學全面數學化,是二戰以後的事,經濟學者初時談到通脹率,一般做法是在p這字母之上整色整水,藉以跟價格本身區別。不過,隨數學公式愈來愈多,這樣整色整水還是太麻煩,也不便閱讀,於是大概由上世紀六十年代尾開始(始創人相信是個英年早逝、極有影響力的阿根廷經濟學者),Pi就被借用作通脹率的符號,沿用至今了。

現在Omicron既遍佈世界各地亦佔據傳媒版面,順理成章的憂慮,就是變種病毒會再度衝擊供應鏈,令通脹高企的問題惡化。這想法是太樂觀了。當Pi跟Omicron無甚關係,當Pi是源自貨幣加上財政政策的大刀闊斧,那才是真正的憂慮。

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曾國平 財經論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