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薛偉傑 科技觀潮

投資策略

薛偉傑:申科創板上市8日告吹 聯想融資不成反失分

【明報專訊】短短8日之間,內地電腦生產商龍頭聯想集團(0992)就經歷了向上交所遞交在科創板上市(IPO)申請獲受理、到主動撤回申請的「旅程」。這次上市不成,不但失去一次融資機會,也令聯想連續兩個交易日股價大跌,市值蒸發不少之餘兼失掉形象分。

對於撤回在科創板上市的原因,聯想說得很委婉,但一般相信,欠缺核心技術、科創含量不高是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加上其智能手機業務長期低迷,主要收入還是倚靠個人電腦,看不到新亮點、部分高級管理層的表現未如理想,但薪酬卻是天價水平,恐怕都是致命傷。

聯想在10月10日發表的公告聲稱,撤回在科創板上市,是考慮到公司業務規模及複雜程度,招股說明書中的財務信息可能會在申請的審閱過程中過期失效。同時,也是審慎考慮最新發行上市等資本市場相關情况後作出的決定。

欠缺核心技術 科創性質不夠強

坦白說,上述幾句解釋說得不痛不癢,實在很難「收貨」。內地媒體的分析認為,聯想集團最大的弱點是欠缺核心技術,科創性質不夠強。

根據國家知識產權局的數據,華為2020年在內地獲得的發明專利達到6393項,排名第一。而聯想同年獲得的發明專利則只有1166項,不但與華為相距甚遠,甚至還不如小米的1337項。

至於研發開支與營收的比例,華為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分別高達14.1%、15.3%和15.9%。小米集團的同一數據,則分別是3.30%、3.64%和3.76%;但聯想招股書顯示,在2018至2020這3個財政年度,研發開支與營收比例分別為2.48%、2.63%、2.39%,比小米還要低大約1個百分點。

若再追溯2015、2016、2017這3個財政年度,聯想的研發開支與營收比例分別為3.32%、3.16%、2.81%。可以看到,聯想集團的研發開支與營收比例近幾年其實呈現下降的趨勢。據內地媒體所說,內地科創板公司2020年的研發開支與營收比例的中位數為9%。換句話說,聯想這個數據,是遠遠低於已經在科創板上市的公司。

聯想集團的主營業務仍然是個人電腦(PC),在2020財年的營收佔比接近80%,而數據中心設備業務則為10.42%。

可是,在處理器、圖像晶片、主記憶體(DRAM)、硬碟、作業系統及辦公室軟件方面,它都需要向外採購,而且極度倚賴外國供應商。而聯想自稱擁有的核心技術,則主要是電池和電源管理、散熱、智能天線、柔性轉軸、音頻視頻輸出等。這樣的科技實力,實在有些差強人意,與其每年大約3500億元人民幣的營收規模並不對稱(2020財年營收為4116.20億元人民幣),更加無法和公眾眼中的核心技術對接。

研發開支比例近年呈下降趨勢

當然,聯想的科創辦上市申請在9月30日已獲上交所受理,相信該公司在累積研發投入、研發人員佔比、形成主營業務收入的發明專利等多項數據方面,已經符合了科創板的最低要求。

但是,合格並不等於令人滿意。公眾和投資者對於聯想集團在核心技術方面存在質疑,並抱有更多期待,的確是事實。

而內地科創板亦曾聲言,是堅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經濟主戰場、面向國家重大需求、主要服務於符合國家戰略、突破關鍵核心技術、市場認可度高的科技創新企業這個定位。

此外,聯想曾在2008年1月以1億美元賣掉其手機業務「聯想移動」。但在2009年11月,又用2億美元將聯想移動買回來。一來一回之間,不但浪費了1億美元,也耽誤了幾近兩年時間,更錯過了在北京奧運的宣傳機會。

之後,聯想還用了高達29億美元來購入摩托羅拉的智能手機業務。可是,聯想的智能手機業務僅僅在短暫的「中華酷聯」年代曾經擠身在內地市場前四名,之後排名不斷下跌和陷入虧蝕。

楊元慶天價薪酬早惹爭議

據內地媒體報道,到了2017年,聯想手機在內地的銷量只有179萬部,市佔率僅為0.4%。這也令外界非常質疑聯想董事長兼CEO楊元慶的判斷和管理能力。

根據聯想2020年度財報,楊元慶的薪酬高達2616.6萬美元(約1.69億元人民幣),比騰訊(0700)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2020年接近5900萬元人民幣的總薪酬,還要高出大約1.1億元人民幣。試問如何令人信服?更不要說集團創辦人柳傳志幾度退休後再復出,薪酬亦非小數目。這些都令外界有所質疑。

說到底,聯想和其保薦人中金今次倘若真的是「主動撤回」在科創板上市的申請,恐怕他們亦心知肚明,勉強推進下去也未必有好成績。

明報記者 薛偉傑

[薛偉傑 科技觀潮]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