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曾國平 財經論語

投資策略

曾國平:經濟學者的兩手準備

【明報專訊】聯儲局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在Jackson Hole央行年會上發表演說,其中有關停止買債的信息坊間已有熱烈的討論,無謂重複。演說的其餘內容,亦值得一講,尤其是末段談到通脹那部分,看完後我禁大笑一聲,佩服其班底的寫作功力爐火純青,兜了一個大圈而不留下一點立場。

鮑威爾兜了一圈沒留下立場

鮑威爾先談上世紀1950年代的通脹經驗:The early days of stabilization policy in the 1950s taught monetary policymakers not to attempt to offset what are likely to be temporary fluctuations in inflation。意思大致就是:通脹短期上落,貨幣政策無謂過分敏感地調整。

就如老祖宗佛利民話齋,貨幣政策有其長期而可變的滯後(long and variable lags),今日出招,難講何時才見效,效果大小亦未必符合預期。動輒對付通脹,隨時小事化大,例如今天美國通脹疑似超標,聯儲局如收掣太急,經濟就要在復蘇路上「仆直」。

70年代美嚴重錯判通脹走勢

下一段忽然筆鋒一轉:History also teaches, however, that central banks cannot take for granted that inflation due to transitory factors will fade。到了1970年代,當時一個流行解讀是通脹源自石油危機,只要問題化解,通脹自會消失。若然如此,通脹僅為短期現象,不足為患,貨幣政策亦應靜觀其變。誰知道聯儲局錯得離譜,通脹高企改變了大眾預期,愈來愈不對路,結果通脹一發不可收拾,多次高企於雙位數字。

鮑威爾講完一大堆,其實沒有講過什麼,總之聯儲局就是會密切留意事態發展,一方面不鹵莽行事,一方面不後知後覺,總之就是我辦事你放心。這種遊花園的寫作手法,看似簡單,實不容易,就如上文中however一字,人人都懂,但用得準確的話,威力無窮,既可改變行文方向,亦能帶出考慮周詳的感覺(或錯覺)。

只是這種左右開弓的論證手法,不能用得太多,否則就會成了有兩隻手的經濟學者(two-handed economist),一隻手on the one hand,一隻手on the other hand,凡事都有兩面,騎在牆上不願下來。

其實經濟學本質正是如此,甚少眾人皆醉我獨醒地提出一些絕世好橋,擅長的是指出世事難以兩全其美,局限之下盡是兩難取捨。

左右開弓論證 不限於經濟學

人世間處處無不是遺憾,大家或會想起經濟學dismal science的「美譽」,其實這傳說跟事實有點出入,原文出處並無批評經濟學悲觀灰暗的意思,只是以訛傳訛了百多年,習非成是而已。至於有兩隻手的經濟學者,其出自美國總統杜魯門之口的講法,亦沒有什麼根據,一來沒紀錄他親口說過,二來這種兩隻手的諷刺形容,當時並非經濟學者獨有,既有律師版本,亦有撰稿員版本,就如幫鮑威爾寫稿的那位仁兄或仁姐,擁有左右皆能(ambidextrous)的一支健筆。

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曾國平 財經論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