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封面故事

貝萊德Kate Moore:聯儲局不急於退市 資金續充裕利美股

【明報專訊】美股三大指數上周五均下跌近1%,拖累全周轉跌,港股本周初料有調整壓力,今期封面故事以長途電話專訪身在美國紐約的貝萊德全球資產配置團隊主題策略主管Kate Moore,以及富蘭克林股票團隊高級副總裁兼基金經理Grant Bowers。Moore認為,近月美國通脹升溫料屬暫時,隨着明年經濟走出疫情回復正常,加上前年疫情所造成的低基數效應不再,通脹將會回落,預料聯儲局會在一段長時間後才加息,資金充裕環境未變,繼續看好美股;Bowers亦樂觀看待美國經濟前景,惟他亦強調,美股估值現已接近公允價值,預期投資者的焦點將重新回到企業質素及盈利可持續性。

明報記者 葉創成

《Money Monday》過去兩期封面故事先後準確預測內地政策轉向寬鬆及中資科網龍頭股投資價值重現等主宰港股走勢的變數,恒指前周急跌965點或3.41%後,上周已掉頭回升660點或2.41%,港股本季餘下時間的走勢除了視乎即將公布的中期業績外,美國股市及貨幣政策如何發展也十分重要,尤其是聯儲局主席鮑威爾會否在下月26日至28日主辦Jackson Hole全球央行年會暗示退市便足以左右全球資金流向,今期封面故事專訪身在紐約的貝萊德Kate Moore就此詳細分析,她強調美國近月高通脹的問題可控,預料通脹明年便會回落,聯儲局料不急於退市,而且在一段長時間後才會加息。

貨幣及財政政策支持美股高估值

記者上次專訪Moore是在2019年初,當時她測中美股牛市延續(見配稿),今次訪問亦以此打開話匣子,請教她對目前美股估值偏高的看法,例如目前標指不論市盈率(見圖1)或市帳率(見圖2)均已拋離過去10年平均值的兩個標準差,Moore表示,隨着美國去年3月爆發新冠病毒疫情,現時美國不論經濟或政策情况與2019年相當不同。她坦言,即使美股與過去比較估值不低,但也需要將美股與其他資產估值橫向作比較,例如若與債券比較,很多人便會傾向覺得美股比較吸引【編按:上周五標指成分股平均市盈率為29.63倍,即收益率(earning yield、即市盈率的倒數)為3.37厘,息率為1.35厘,均高於美國10年期國債孳息率的1.2903厘】,因此仍傾向投資美股。

Moore從美國貨幣政策及財政政策角度,解釋何以可支持美股高估值:「去年3月疫情爆發後,全球央行均積極印錢,市場上有大量流動性,而且美國政府因應疫情推出的財政政策刺激力度也是過去多年以來最強。」

事實上,「商品大王」羅傑斯(Jim Rogers)在《Money Monday》第301期(6月7日出版)封面故事便提到,美國政府過去一年在不斷印錢也不斷花錢,美股自然易升難跌;惟值得注意的是,這樣做雖然可刺激當地經濟,但也會帶來通脹升溫的副作用,美國消費物價指數(CPI)上月按年增長5.4%,增幅屬2008年8月以來最高(見圖3),而聯儲局上月議息會議已將2023年加息次數上調至2次,市場高度關注當局會否年內宣布退市、縮減每月買債規模。

未來數月料停發救濟金 失業人口重返勞動市場

Moore表示,美國通脹升溫的確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也是貝萊德內部近日反覆辯論的議題,結論是該行傾向同意聯儲局主席鮑威爾上周出席眾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聽證會上的觀點——即使未來幾個月美國通脹可能會保持較高水平,但跟着便會轉趨緩和,她解釋說:「近月高風脹料屬暫時,原因是疫情對供應鏈造成的擾亂尚未復元,而此情况可望在今年底改善,因此通脹在明年上半年便會回落。」

10年債息回落 市場不憂退市

有分析認為,即使美國就業市場目前距離充分就業還是比較大,但現已出現招工難及工資上漲的情况,原因是當地很多州份還在發放失業救濟金,而且現仍在疫情防控階段,員工要返回工作崗位的成本比較高。Moore表示,上述的確是美國勞工市場實况,「不同行業眾多公司現時請人難、留人難,因此需要提高薪金,由工資上升帶來的通脹是十分重要的問題」,但她強調,最重要是向前望,指由於今年稍後時間當地政府便有可能暫停發放失業救濟金,而且疫情已逐漸受控亦有利經濟重啟,故工資上升速度料將放緩,「我估計隨着現時的大批失業者重返職場,勞工市場的壓力便可減少」。

Moore表示,美國通脹上季按年急升,亦受去年疫情所帶來低基數效應影響,而貝萊德的基準假設是,隨着美國逐漸走出疫情,明年經濟及通脹的情况便會與疫情前2019年時更接近,「隨着我們的生活回復正常,會有更多的經濟活動,也可提供更多的產品及服務,整體價格相對趨於平穩,故今年的高通脹僅屬過渡性」。

基於上述美國通脹受控的假設,Moore強調,雖然她無法預測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在下月Jackson Hole全球央行年會上的言論,但其實即使當局日後減少每月買債規模,亦只是減少注入流動性而己,流動性仍然在增加中,由於她相信當局會在一段長時間後才加息,因此市場流動性充裕的大環境不會變;事實上,美國10年期國債孳息率上周五收報1.2903厘,已較3月30日的高位1.7742厘顯著回落(見圖4),Moore表示,此舉正正反映市場認同當地通脹增幅將於明年放緩,退市並非需要當前擔心的事。

拜登重視支援低收入家庭 利當地消費

另外,有資料顯示,去年最富有1%美國家庭擁有34.2萬億美元財富,佔全美國家庭財富比例30.4%,而底層的一半人口僅擁有2.1萬億美元財富,僅佔財富比例1.9%,換言之,相當部分美國家庭沒有任何儲蓄,貧富懸殊問題嚴重,不利經濟發展及社會穩定。Moore回應,拜登今年1月上任總統入主白宮後其中一項主要工作,便是援助支持低收入家庭,他們本身儲蓄不多,個別家庭成員去年更因為疫情失去工作,的確十分需要幫助,她相信在拜登餘下任期會繼續就此努力。

所謂長貧難顧,美國經濟創造更多理想的工作職位予現時低收入的家庭才更重要。Moore分析,過去20多年美國公司藉着應用科技減少聘用人手,令當地工資增長緩慢,直至過去一年疫情帶來眾多一次性因素始令工資急升,而她希望看到的是,隨着明年經濟重回正軌,工資增長幅度按年回落,惟較疫情前則增長理想:「我覺得美國勞動市場變得比較緊張是健康現象,因為這樣企業招聘人手時才需要加薪,打工仔的收入增加,意味消費者的資產負債表更健康,這有利消費市場及整體經濟。」

美工資中長期料回升 選股留意勞工成本

基於美國工資增長料中長期加快的趨勢,Moore透露,貝萊德目前在分析股票時,會留意勞工成本佔營業額的比率(labour cost to revenue ratio),不同行業會有不同的情况,視乎對員工技能的要求及自動化的程度;即使在同一行業中,某一公司若投資較多於科技,勞工成本佔比便較低,盈利能力更強,「我們希望投資一間有能力應對勞工成本上升此大環境的上市公司」。

[封面故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