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退休綢繆

財富管理

新興亞洲年缺30萬億退休金

【明報專訊】瑞士再保險研究報告顯示,在出生率下降、人口老化及人均壽命延長的影響下,新興亞洲市場的退休資金缺口達到每年3.8萬億美元(約30萬億港元)。集團的亞洲再保險業務行政總裁赫博山表示,政府與私人企業及個人等多方合作是解決退休資金缺口的重要因素,若能在退休計劃中連結人壽與健康保險產品,更可提升退休計劃的可持續性。

撰文 李凱茵

瑞士再保險的報告警告,新興市場正面臨「人口老化速度高於財富增長」的風險。去年突然來襲的疫情更加劇了新興市場退休保障系統的結構風險。

數據顯示,新興市場每年的退休資金缺口為5.4萬億美元,以整個退休期計,累計資金缺口達到1.06萬億美元,幾乎是區內總體GDP的3倍之高。當中新興亞洲的資金缺口情况最嚴重,每年達到3.8萬億美元,人均缺口5萬美元,相等於區內勞動人口11年薪。

人口老化速度高於財富增長

造成退休資金短缺的成因有很多,報告指包括人口老化壓抑勞動人口,導致公共退休開支佔GDP比例大幅上升,政府財政因而壓力大增。此外,低息環境持續,預計對退休資金帶來長遠影響,新冠病毒疫情的出現更是加劇了這方的挑戰。

報告表示,退休資金缺口的存在及擴大可以造成不同的嚴重問題,例如貧窮、國民健康欠佳、限制年輕人口發展,繼而影響社會穩定。瑞士再保險首席經濟師兼執行董事Jérôme Jean Haegeli表示,整體新興市場的退休資金缺口直迫已發展經濟體如美國、澳洲。由於新興市場是全球經濟增長的動力所在,建議區內政府積極解決問題。政府如能立即採取行動促進可持續退休計劃的發展,將有助加強經濟的復元能力。

延遲退休年齡 助提升經濟

對於如何改革及促進新興市場的退休制度,瑞士再保險提出了多個方案,包括延遲勞動人口的退休年齡,Jérôme Jean Haegeli列出數據表示,退休年齡每延遲2年,10年之內的全球經濟增長可提升1%,長期來說每年可提升4.25%。另外,政府亦可以透過推動金融工具發展,以及借助稅項減免等措施去鼓勵自願儲蓄。

由於新興亞洲市場很多工種都沒有被分類為正規行業並涵蓋在政府的退休保障系統中,加大了退休資金缺口,舉例說印度和印尼就有超過80%的職位屬非正規行業,導致退休保障只能覆蓋8%的勞動力。所以建議區內政府要加緊規劃更多的正規行業並把相關的勞動人口撥入政府的退休保障系統中。

另外,報告亦建議政府大力投資及推動基建,藉此刺激經濟復蘇、帶動就業,提升人民收入。最後就是加強保險業在退休系統中的角色,為處於儲蓄期及退休期的國民提供保障,轉移風險。

赫博山表示,新興市場的退休保障系統改革不能由政府獨力完成,政府需要跟企業及國民本身多方合作。他並預計國民未來要為自己的退休負上更多責任,除了退休儲蓄,也要處理各個人生階段中可能面對的風險。

新興市場多「三文治世代」階層

赫博山解釋,每個人在不同人生階段都會遇上不同風險,例如投資、患病、長壽、死亡等。若在退休儲蓄期遇上風險,不單影響收入直接令生活受到打擊,也會間接影響退休儲蓄,以致退休資金減少;踏入退休期後遇上不同風險,則會打亂退休計劃,同樣會造成退休資金短缺。為此,赫博山建議新興市場政府可以參考澳洲及智利的做法,把保險計劃融合到強制或自願的退休保障系統中,從而做好國民的風險管理,確保個人的退休儲蓄及退休生活過得順遂。其次就是保險公司應推出更多各結合了儲蓄性質的人壽及疾病保險產品。

鑑於新興市場有很多被稱為「三文治世代」的階層,一方面要養兒育女,也要照顧年邁父母的生活,故赫博山提議保險公司設計更多可保障三個世代的保險產品。最後,由於部分地區的房地產是國民的主要資產項目,例如中國及香港,所以應針對房產推出按揭相關的保險,以免經濟支柱因為患病或死亡導致失去房產,影響自己或家人日後的生活。

[退休綢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