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薛偉傑 科技觀潮

投資策略

薛偉傑:中俄「重修舊好」 合研客機CR929上馬

【明報專訊】中國和俄羅斯合作研製遠程雙通道寬體客機CR929計劃,去年多次傳出雙方出現重大分歧,瀕臨拉倒。但由去年底開始,事件突然出現戲劇性發展,中俄似乎已「重修舊好」,近月更已經初選出CR929的部分供應商。若不再出現重大轉折,相信中俄合研CR929的計劃可望上馬。

中國商用飛機有限責任公司和俄羅斯聯合航空製造集團(UAC)最初是在2016年6月25日宣布,合作研製遠程雙通道寬體客機CR929。

CR929長63.3米、翼展61.2米、高17.9米,最大起飛重量約245噸(相當於3架中型幹線客機C919或6架支線客機ARJ21),航程12000公里。這與波音787-9的載客290人,最大起飛重量254噸,最大航程14000公里大致同級。若採用頭等艙、商務艙、經濟艙3級佈局,CR929的載客量大約是280人;若採用全經濟艙佈局,則最多可搭載440名乘客。

已初選出部分供應商

根據歐美研製民航機的經驗,若過程順利,由項目啟動到實現首次試飛,一般大約需要7年時間,到實現交付則大約需要10年時間。因此,當時內地傳媒樂觀估計,若中俄合作研製CR929過程順利的話,CR929的原型機將可以在2023年首次試飛,2026年取得適航證和開始投產。

2018年11月,CR929的一比一模型在珠海航展中展出。2019年8月,CR929的俄方首席設計師更表示,計劃在2025年交付首批飛機,比內地傳媒估計還要早一年。但之後,CR929計劃再無進展,反而多次傳出中俄雙方的談判瀕臨破裂。

當時內地媒體流傳,中方提出,CR929在內地的銷售由中方負責,其他市場的銷售則由俄方負責,惟俄方不答應,提出要求分享CR929在內地市場銷售利益。另一方面,中國希望俄羅斯分享一些大型飛機的設計技術和經驗,但俄羅斯卻不願意。當時媒體甚至猜測,雙方可能無法談得攏,最終各自研製自己的寬體客機。

但可能因為美國對中俄兩國的遏制力度在特朗普任期最後階段大增,令雙方在同仇敵愾下,不得不加強合作,維持合研CR929的計劃。

今年3月11日,CR929項目機身及尾翼結構聯合定義階段啟動大會在中國商飛公司設計研發中心召開,並公布俄方負責機身中部、機翼控制台和機翼機械化的設計工作;中方則負責機身其他部分、整流罩、水平和垂直尾翼以及航電系統的設計工作。

初選的部分供應商則包括:成飛、沈飛、西飛、洪都航空、華瑞航空、中航複材、海鷹特材、中建材及意大利萊昂納多的合資公司。

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意大利航空業巨頭萊昂納多和中建材成立合資企業,成為初選供應商之一。資料顯示,萊昂納多擅長以碳纖維或其他複合材料製造飛機部件,這正是中國的短板之一。據悉,CR929將大量應用複合材料,其中垂尾部分將採用全複合材料製造。

CR929首架原型機擬在今年開工

另外,負責製造CR929的機翼的俄方,近月已開始進行CR929的風洞研究試驗,其機翼的氣動性能參數更突破了俄羅斯民用飛機的紀錄云云。

據內地媒體報道,中國商飛月前定下了要在今年內實現的三大目標。第一,幹線客機C919完成試飛工作,取得適航證,兼且交付第一架給首個客戶,即中國東方航空。第二,是開工製造CR929的首架原型機。第三,是支線客機ARJ21由投產計起的累積交付量至少要達到100架。

惟筆者認為,前兩個目標較易達成,但第三個目標則有相當難度。

以第一個目標來說,C919的6架原型機已密集試飛一段時間;第一架量產機亦已經在月前開工製造。因此,只要C919能夠在今年底獲得中國民航局發出適航證,今年底交付第一架量產機並不成問題。實際上,東方航空接收首架C919之後,還要準備好幾個月,明年才會真正載客。

至於第二個目標,CR929的首架原型機開工製造,亦並非不可能。因為這只是開工製造個別部件而已,並非開始組裝整架飛機。整架原型機至少要2024年才能製造完成,首次試飛更至少要2025年。

至於第三個目標,資料顯示,ARJ21在2015年和2016年只分別交付1架,2017年交付2架,2018年交付6架,2019年交付12架,2020年交付24架。因此,若ARJ21的累積交付量要在今年底至少達到100架,那麼今年的交付量就至少要達到54架。

筆者認為,這個目標很難達到,而且更似是官方的政治目標,純粹為了配合中共建黨100周年,看來很不科學。需知道,ARJ21的生產線在去年由一條變成兩條,才能夠實現去年交付量比2019年增加一倍。若今年的交付量至少要達到54架,就算增設第三條生產線,也要每條生產線的效率比去年至少增加50%才行。

明報記者 薛偉傑

[薛偉傑 科技觀潮]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