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薛偉傑 科技觀潮

投資策略

薛偉傑:加密貨幣耗能高波動大 內地打壓成定局

【明報專訊】由於加密貨幣去中心化的設計,可以讓使用者隱藏身分,在網上進行匿名交易,打着自由主義、不受個別國家監管和凍結資產的旗號,一度讓人寄予厚望,以為可以避開金融霸權和專制國家管制。

然而,加密貨幣在設計和運作機制上的種種不成熟,令它變質成為囤積居奇、主要用於炒賣而非真正交易的金融工具,價格大起大落。再加上其「挖礦」生產方式耗能驚人,對經濟實質貢獻卻成疑,最近還成為不少黑客勒索收款的工具,一時間由天堂跌落地獄。而內地政府對於加密貨幣本來就有所猜忌,最近便順勢正式出招打壓。5月28日至29日,官方新華社在2日內連續發出《1萬台「礦機」一個月能吃4500萬度電!挖的是「幣」還是「坑」?》、《加密貨幣,是金融創新還是「龐氏騙局」?》、《百倍槓桿!瘋狂的「幣圈」帶來「暴富」還是「爆倉」?》3篇文章,猛烈批評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真實價值及對金融體系帶來的風險。

內蒙率先清退「礦場」 四川或跟隨

其中,《1萬台「礦機」》一文提到,記者走訪西部某加密貨幣「礦場」,在偌大廠房內只看到大約30間機房和1萬部用於「挖礦」的專用電腦,聽到轟鳴的風扇聲,卻看不到什麼工人。根據記者調查,經營該「礦場」的企業去年納稅僅25萬元人民幣,但每月平均耗電量卻高達2500萬度。今年前4個月,該企業納稅僅9萬元,但每月平均耗電量增至4500萬度,相當於大型乳製品企業10條液態奶生產線的總耗電量,也相當於大約1.5萬噸標準煤的發電量。事實上,今年2月,內蒙古自治區已率先提出將會全面清理加密貨幣「挖礦」項目。經初步統計,至4月底,內蒙古已關停清退了35家加密貨幣「挖礦」企業,估計每年可以節省大約52億度電,相當於大約160萬噸標準煤。5月25日,內蒙古發改委提及將會從八方面進行規範,涉及大數據中心、通訊企業、網吧、個人等多種主體,處罰措施涵蓋取消優惠政策、吊銷業務許可證、停業整頓、納入失信黑名單、移送司法機關、移送紀檢監察機關等。換言之就算是網吧或個人設置小量「挖礦機」,將來也極可能被禁。

5月27日,國家能源局四川監管辦公室亦發表文件,表示根據國家能源局的要求,為充分了解四川加密貨幣挖礦相關情況,四川能源監管辦將於6月2日召開調研座談會。

據悉,內地的「挖礦」產業主要集中在內蒙、新疆、雲南、四川等地區。這些地區都有一個特點,就是電力資源豐富,電費比較便宜。而且,內地的「挖礦」產業還會作季節性轉移,冬季和春季在內蒙、新疆等火力發電比較便宜的地區;在多雨水的夏季和秋季,則會轉移到雲南、四川等水力發電資源豐富的地區,以盡量節省電費。

究竟現時加密貨幣在全球的耗電量大到哪個程度呢?據英國劍橋大學替代金融研究中心(CCAF)估計,若將現時全球比特幣「挖礦」的耗電量化成一年來計算,是115.84太瓦時(TWh),即是大約1158.4億度電,相當於全球耗電量的0.53%。這已經超過荷蘭或菲律賓的每年耗電量,接近阿聯酋、烏克蘭、巴基斯坦的耗電量,亦可以說大約相當於台灣或西班牙半年的耗電量。

內地「礦場」遷入 伊朗禁「挖礦」4個月

但這裏只估計了最流行的比特幣,其他加密貨幣耗電量還未有納入估計。而且現時擁有加密貨幣的人,還相當有限。可想而知,若加密貨幣要全面普及,又繼續按照現時的方式產生和運作,相信是不可能的。

無疑,內地遏制加密貨幣,並非完全始於今日。但之前主要是想限制國民買賣,對於「礦場」原則上並無限制。較早時,還有多個「礦場」通過地方政府招商,進駐四川的水電消納產業示範區。但現在看來,在6月2日之後,四川省亦很可能會改變態度。

據「劍橋替代金融中心」數據顯示,內地去年佔全球比特幣總算力的65%,美國佔7.24%排第二位,俄羅斯以6.9%排第三。雖然內地仍然是排第一,但由去年9月開始,它的算力佔比已經下降了大約10個百分點。據悉,為了節省電費,由2019年起,小部分內地「礦場」已搬遷到伊朗營運。但近幾個星期,伊朗10多個大城市多次出現大規模停電,令民怨沸騰。伊朗政府認為,除了本身發電廠不足,天氣炎熱令水力發電量大減以及冷氣用電量增加之外,有牌及無牌經營的加密貨幣「礦場」亦是頻繁停電的原因之一。伊朗總統魯哈尼在5月26日已下令,即時禁止加密貨幣的挖礦活動4個月,直至9月22日。筆者估計,加密貨幣「礦場」未來可能在很多國家或地區都不受歡迎。

明報記者 薛偉傑

[薛偉傑 科技觀潮]

相關字詞﹕耗電 四川 礦場 挖礦 伊朗 加密貨幣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