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薛偉傑 科技觀潮

投資策略

薛偉傑:車展引爆「煞車門」事件 Tesla再陷公關危機

【明報專訊】一連10日的上海車展上周一開幕,本來Tesla乘着今年第一季在全球付運18.48萬輛電動車的餘威,可望繼續成為風頭躉。不料展覽甫開幕,出現一名車主站上車頂抗議的維權事件,令Tesla再陷公關危機。

事緣鄭州居民李先生一年多前花費36.8萬元人民幣為妻子張女士購買一輛Model 3,後者一直對該車表現滿意,直至今年2月,據說兩度出現煞車失靈。先是2月16日,張女士駕駛她的Model 3在即將到達紅綠燈時,聲稱連踩兩次制動踏板都不能煞車,最終第三次煞車才停下來,但該車已衝過斑馬線,幸好當時前面沒有其他車輛。

另一次是2月21日,當日據講由張女士的父親駕車,車上還坐着張女士、她的母親及小侄女。車輛在安陽341國道上撞上前車,其父母受傷。張女士父親強調,連續兩次煞車都沒反應,第二次更感覺制動踏板非常硬,根本踩不動。最終那部Model 3在連續碰撞前面多部汽車後,再撞到水泥護欄才停下。

駕駛者稱兩次煞車失靈 Tesla反指對方超速駕駛

事後,Tesla公布事故前約6秒的行車數據,顯示車輛以時速118.5公里行駛,駕駛者開始踩下制動踏板,但力度較輕,之後該車的自動緊急制動功能啟動,正常介入和發揮作用,在碰撞前將時速降低至48.5公里。

對於這個說法,張女士一方表示無法認同。張女士父親強調,自己在1986年已取得駕駛執照,有30多年駕駛經驗,出事前也經常駕駛那部Model 3,熟悉操作,絕對沒有操作錯誤或者煞車過輕。事故路段的時速上限為80公里,他當時沒超速,估計時速只是60至70公里。

張女士丈夫表示,事故發生在約下午6時,正值交通繁忙時段,該路段根本就不可能開到時速118.5公里,他事後反複在那路段試驗20至30次,發覺要開到時速100公里也很困難。

Tesla再進一步公布事故發生前30分鐘的小量數據,指張女士的父親的車速曾多次超過100公里。由於行駛數據不是儲存在車內,而是儲存在Tesla的雲端,車主又沒額外安裝行車紀錄儀,Tesla未有按車主要求公布事故發生前30分鐘的所有數據,雙方對於委託第三方鑑定機構做檢測未能達成共識,令事件變成「羅生門」。

張女士在氣憤之下,在她的Model 3車身粉刷上「煞車失靈」四個大字,泊在那間買車的4S店門外已接近兩個月。由於數據在Tesla的一方,現時很難說張女士父親沒有超速。但Tesla選擇地公布小量數據,被認為是有意製造張女士父親習慣超速的觀感,分散公眾對於煞車功能曾否失靈的注意力。更重要的是,內地媒體發現,原來天津市在2019年已傳出同類事件。

2019年已曾傳出同類事件

Tesla車主韓潮表示,2019年8月,當時他駕駛至接近高速公路的一條路段上,車子突然「砰」的響了一下,煞車就完全踩不動,幸好方向盤還可控制,他就將車溜到應急車道上。那部汽車是從Tesla官方渠道購買的認證二手車,只使用兩個月。事後,韓潮委託一家第三方鑑定機構對該車做檢測。雖然鑑定報告未對煞車失靈提出解釋,但卻發現該二手車存結構問題,與買車時Tesla官方承諾的「車輛無結構問題」有偏差。於是,韓潮將Tesla告上法庭。

開庭後,Tesla先要求法院委託另一家鑑定機構做司法鑑定,之後又自行委託另一家鑑定機構。結果,車主委託的鑑定機構認為,該車存在切割焊接痕跡,曾經發生意外事故。

而法院委託的鑑定機構亦認為,該車存在切割焊接痕跡,對安全性能有一定影響。但Tesla委託的鑑定機構認為,車輛安全性能沒有受到影響。

同一輛車經過三次鑑定,出現了兩種結果。最終,法院以它委託的鑑定機構為準,一審判決車主韓潮勝訴,成為了內地為數不多以鑑定報告向Tesla維權並勝訴的案例。但是,鑑定機構只是意外發覺該車是「切割車」,對於煞車是否曾經失靈等謎團,三家鑑定機構都未能鑑定出來。Tesla當時也沒有提供有關數據。

現有設備無法鑑定ADAS系統

業內人表示,現時汽車鑑定機構的主要檢測工具和設備,只是根據現有的標準和法規來設計,國際間還沒有針對具有「先進駕駛輔助系統(ADAS)」的智能汽車的檢測標準規範,市場上也買不到能夠鑑定這類汽車的交通事故的設備。所以,第三方鑑定現時也無法解決這種各執一辭的問題。

筆者認為,這些事件對於汽車生產商是一大教訓,也打擊了公眾對於ADAS系統的信心。未來汽車生產業者必須效法民航機生產商般,設計一種標準的黑盒裝置,來儲存所有重要數據,才有望解決問題。

明報記者 薛偉傑

[薛偉傑 科技觀潮]

相關字詞﹕剎車 維權 上海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