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企業地球村

美國力銷全球最低稅率阻力大 各地稅制不同 難單憑企業稅定高低

【明報專訊】拜登政府為籌集資金替價值逾2萬億美元的基建大計「埋單」,美國企業無可避免成為「開刀」的對象。不過若全球只有美國企業加稅,只會削弱美國企業的競爭力。從美國的立場來看,其他國家也不得不加稅。為此耶倫上周以美國財長身分首次發表的重要演說,就是提倡設立全球最低企業稅率,把全球與美國綑綁。由於歐洲多國企業稅率已介乎兩至三成,而且政府也需要改善財政,因此在稅率問題上,歐洲較易向美國靠攏,只是愛爾蘭這些以低稅率吸引投資的國家將首當其衝。在大國施壓之下,其他國家可否說不?企業稅率又應如何公平釐訂?

資料來源:OECD、長江產業經濟研究院、美國稅務基金會、商業內幕、路透社

最低企業稅率本身是個複雜的課題,因為它是全新的事物,而企業所交的稅,並不止於企業稅。外界衡量各國的企業稅負高低,往往忽略了各國之間的稅制差異,而僅將企業稅率互相對比。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成員國中,只有美國沒有向提供商品或服務的企業徵收增值稅(VAT),而是向消費者徵收銷售稅。

拜登擬加稅率至28% 舊事重提保競爭力

因此,單憑企業稅率高低,難衡量企業實際稅負。例如中國增值稅標準稅率為17%,並另設13%等較低檔的稅率,與其他實施增值稅的國家相差無幾。不過由於在生產環節徵稅,不管企業是否有利潤均要繳交,在經濟不景時稅負尤其沉重。然而,美國卻沒有徵收增值稅,主要是在最終銷售環節向消費者徵收銷售稅,這樣給企業的負擔就有很大差異。

世界銀行編制的《全球營商環境報告2017》指出,中國企業總稅率(即企業稅費和強制性繳費佔商業利潤的比例)為68%,同期略低於同屬金磚國家的巴西(68.4%),高於印度(60.6%)及俄羅斯(47.4%),而金磚國家的企業總稅率則明顯高於發達國家,同期美國企業總稅率為44%,日本和德國均為48.9%。

不過即使是企業總稅率,也不能直接比較,因為企業在某程度上,可將生產環節所產生的稅負轉嫁消費者,而政府提供的一些退稅優惠,也可紓緩企業負擔。

喬治.梅森大學(George Mason University)商學院院長佩珀爾(Maury Peiperl)稱,美國確實是發達國家當中,企業稅率及個人稅率最低的國家之一,這損害了美國對基礎設施及國家未來的投資能力。2017年,特朗普政府將企業稅率由35%降至21%,目前拜登建議將此稅率提升至28%。根據美國智庫稅務基金會(Tax Foundation)的數據,全球企業稅平均稅率約為24%。今年2月,聯合國高級別小組「金融問責制、透明度和廉潔」(FACTI)提出了全球最低公司稅介乎20%至30%的建議。FACTI指出,企業將利潤轉移至其他低稅率地區,以及將財富停泊於離岸戶口所帶來的經濟損失,對人均收入較低的國家影響最大,由於發展中國家的企業稅率相對很高,因此最低企業稅率不能設得太低。

發展中國家稅率偏高 中國企業總稅率68%

根據稅務基金會的數據,非洲是法定企業稅率全球最高的地區,平均達到28.5%;相比之下,歐洲的平均法定企業稅率為19.99%,而中國的法定企業稅率是25%。OECD一直協調全球140個國家之間的稅制。該組織近期的協商重點,除了關於跨境數碼服務稅的制定,也包括全球企業最低稅率。OECD和二十國集團(G20)國家希望在今年中在這兩個範疇達成共識。

如果各國就全球最低稅率共識一致,那麼各國政府仍可根據自身需要,設定本土的企業稅率。不過如果企業在某個國家支付的稅率較低,它們的本國政府可以將其稅負增加到商定的最低稅率水平,從而打擊企業將利潤轉移至低稅率地區的避稅手段。

美擬定21% 遠高於OECD討論中稅率

國際稅務專家稱,最低稅率達成共識是最棘手的問題。拜登政府希望美國企業的收入無論來自何處,最低稅率都應為21%。美國提出的方案,遠高於OECD所討論的最低企業稅率接近12.5%的水平,也正是愛爾蘭現行的企業稅率。低稅率等因素,吸引大量跨國企業赴愛爾蘭投資,該國政府一直抗拒歐盟提高稅率的建議。

安永美洲區國際稅務和交易服務負責人希利爾(Craig Hillier)表示,實施之路可能很遙遠。即使全球有初步協議,美國隨時也可以推倒重來。共和黨參議員圖米(Pat Toomey)表明,即使達成國際協議,它們也並非條約,對政府沒有約束力,只要共和黨再次控制國會,就會即時撤銷破壞性的加稅措施。

[企業地球村]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