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企業地球村

內地票房依仗國產戲 荷李活被冷落

【明報專訊】內地電影農曆新年檔期大收旺場,由除夕至初六(2月11日至17日)《唐人街探案3》、《你好,李煥英》等賀歲片總票房達78億元人民幣,與2019年疫情前的春節檔相比大增32%,反映內地電影市場已從疫情復蘇。事實上,即使去年疫情爆發,內地全年總票房亦有200億元人民幣,首次超越北美成為全球最大電影市場,北美票房則按年收縮八成至22億美元(約143億元人民幣),見40年新低。對於美國荷李活片商來說,中國市場無疑變得更吸引。不過即使缺乏荷李活電影上畫,內地電影依然大收旺場,反映荷李活片商在中國市場面對的競爭愈趨激烈。

資料來源:彭博社、中央社、華爾街日報

彭博社指出,隨着中國本地製作的電影愈來愈受內地觀眾歡迎,而中美的地緣政治形勢趨於緊張之際,中國觀眾對西方影片如何刻劃中國人的形象也變得更為敏感,增加了荷李活片商的經營壓力。荷李活影業當前關注的焦點之一,是中美兩國就荷李活電影進入中國市場的配額所簽訂的雙邊協議,早在2017年過期。根據該協議,中國每年會進口至少34部美國電影,但在協議到期後,雙方未再重新談判,意味荷李活影片進入中國市場已失去法律框架。

中美電影協議到期 非必要播荷李活片

雖然中國政府繼續允許美國電影上映,但荷李活片商所享的權利可隨時被收回,尤其是荷李活影業有可能成為中美角力的談判籌碼。美國弗吉尼亞大學的媒體研究教授科卡斯(Aynne Kokas)指出,中美的電影協議到期,為荷李活片商帶來嚴峻的挑戰,鑑於中美存在的競爭關係,目前尚未清楚該協議何時重啟談判。

業界人士指出,面對北美市場萎縮,部分荷李活大片可能要依賴中國市場才能封蝕本之門。不過荷李活電影在中國市場的票房佔比有下滑的迹象。根據票務平台貓眼娛樂的數據,包括荷李活電影在內的外國電影,在內地票房的佔比,由2019年的36%,降至去年的16%。這很大程度由於疫情期間,在中國發行的外國電影減少。不過即使是疫情爆發前的2019年,荷李活電影當中,也只有《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Avengers: Endgame)和《狂野時速:雙雄聯盟》(Fast & Furious: Hobbs & Shaw)打入中國票房全年十大。

爆疫前內地票房十大 荷李活亦只佔兩席

根據票房網站Box Office Mojo的數據,今年的賀歲片《唐人街探案3》在內地上映的首個周末(初一至初三)獲得3.97億美元的票房,成為歷來周末在單一市場票房最高的電影,打破了《復仇者聯盟4》在北美市場所創的周末最高票房3.57億美元紀錄。

Box Office Mojo的數據亦顯示,去年全球十大最賣座電影中,中國佔4部,當中包括抗日電影《八佰》,而一些為中國市場度身訂做的荷李活大片,在內地市場的反應卻未如預期。雖然迪士尼找來了劉亦菲、鞏俐、李連杰等巨星主演真人版電影《花木蘭》(Mulan),但它在內地市場上映的首個周末僅獲1.58億美元的票房,雖險勝已上映3周的《八佰》拿下該周末的票房冠軍,但考慮到影片的投資、明星陣容,以及迪士尼出品的公主電影光環,部分分析認為,這票房只能算是差强人意,而以10分為滿分的影評網站豆瓣,當時對其評分不足5分。

花木蘭住土樓 遭內地網民嘲諷

不少內地觀眾認為,迪士尼展現的《花木蘭》,跟他們熟悉的故事大不相同。例如根據《木蘭辭》「旦辭爺孃去,暮宿黃河邊」,花木蘭應是北方人,而迪士尼電影卻安排她住進福建土樓,因而有內地網民嘲諷,花木蘭一天內就從福建到黃河邊,相信是乘搭了高鐵。

由索尼影業推出的電玩改編電影《魔物獵人》(Monster Hunter),去年底在內地上映時更因為對白涉辱華成分,在上映一天後就因觀眾投訴而下架。片中由歐陽靖(MC Jin)飾演的軍人說:「看我的膝蓋(Look at my knees)。」另一軍人問:「怎樣的膝蓋(What kind of knees are these)?」歐陽靖答道:「中國人(Chinese)。」這段對話的內容,被指與英語國家一首嘲諷亞洲人的童謠有關:「中國人、日本人、膝蓋髒,快來看(Chinese, Japanese, dirty knees, look at these)!」電影上映時,中文字幕把對白修改成「男兒膝下有黃金」的意思,字幕大意為:「知道我膝蓋下有什麼嗎?有黃金。」但這改動反而加深了觀眾的不滿,認為這是欲蓋彌彰。

美國電影製片人芬頓(Chris Fenton)指出,中國消費者對美國的好感下降之際,利用中國市場拯救平庸電影的票房已不能奏效。

[企業地球村]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