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薛偉傑 科技觀潮

投資策略

薛偉傑:緬甸政局突變 恐打亂中國稀土戰略

【明報專訊】2月1日凌晨,緬甸軍方突然發動政變,將總統溫敏、國務資政昂山素姬以及一批全民盟高級官員扣押。緬甸軍方同時宣布,將實施為期一年的緊急狀態。緬甸政局突變,除了令該國的民主進程至少大倒退到10年前之外,更令到在當地有大量投資和經濟合作的中國大陸被弄得措手不及。

據悉,中國大陸和緬甸的經濟合作涉及多個方面,包括產業轉移(尤其是紡織製衣業)、深水港、水力發電廠、中緬油氣管道、油氣勘探和開發、礦產、寶石、木材等。其中在礦產方面,本地媒體一向只提及銅礦,殊不知由2018年開始,緬甸已經一躍成為「稀土小強」,中國對其倚賴程度絕對不低。

分擔中國稀土開採壓力

這要從稀土資源的基本知識說起。稀土並不是一種單獨的元素,而是17種特殊金屬元素的統稱。根據原子重量的分別,稀土元素可以分為輕稀土(8種元素)和重稀土(9種元素)兩大類。在自然界中,輕稀土和重稀土的分佈極不平衡。在全球已探明的稀土資源當中,輕稀土佔了絕大部分,重稀土儲量只佔稀土總儲量的不足1%。這為數不多的重稀土儲量,又有大約90%集中在中國大陸。其他國家的稀土資源絕大部分都是輕稀土。在中國大陸,輕稀土和重稀土的分佈同樣非常極端。內地的稀土總儲量同樣以輕稀土為主,重稀土只佔很小部分。

然而,儘管重稀土在全球稀土總儲量中佔比極小,但在消費結構中,卻佔了大約四分之一。即是說,重稀土比輕稀土要罕有得多,但消耗速度卻很快。原本就稀缺的重稀土資源,若不在開採上加以限制,很快就會耗盡。因此,由2017至2018年起,中國大幅壓縮了本土的重稀土礦開採量,而替代的來源就是緬甸。

緬甸屬重稀土主要生產國

傳統上,緬甸不算是稀土大國。緬甸的稀土總儲量,可能排不入全球前10名。但緬甸的特點是,其稀土總儲量當中重稀土儲量的比例相對較高,令它成為重稀土的主要生產國。2018年,中國從緬甸進口重稀土礦石2.58萬噸,竟然與內地的產量相若。可以說,緬甸提供了全球大約一半的重稀土礦產量,由中國冶煉。根據美國內政部地質調查局(USGS)等機構的數據,在2019年,中國的稀土礦產量佔全球的62.9%,美國佔12.4%,澳洲佔10%,緬甸竟然佔到10.5%,相信當中重稀土礦的比例就更高。

所以,從2018年起,稱緬甸為「稀土小強」、更準確地說是「重稀土小強」,一點都不誇張。對中國來說,緬甸的重稀土礦的重要,比其水力發電和油氣資源更加重要。這令到中國不得不與緬甸維持良好的關係。在2012年之前,中國基本上只和緬甸軍政府打交道。後來,緬甸為了令西方解除制裁,舉行大選,由昂山素姬領導的全民盟挾強大民意勝出。中國亦面對現實,逐漸和全民盟政府發展關係。但正當兩者關係愈趨緊密時,緬甸又出現軍事政變,令中國處境極為尷尬。

是否支持制裁 成中國一大難題

當國際社會(包括聯合國秘書長)普遍譴責這場政變時,中國大陸的反應看來更多是不知所措。

在2月初的聯合國安理會會議上,中國和俄羅斯都反對發表譴責緬甸軍方的聲明。消息傳出後,中國即時就被指袒護緬甸軍方、支持獨裁者。更有外國媒體質疑,緬甸軍方發動政變,是獲得中國暗中支持或默許。另一方面,緬甸華人亦擔心,這會令該國的仇華情緒升溫,令他們成為代罪羔羊。

聯合國未來肯定還會繼續討論緬甸議題,甚至考慮對該國實施經濟制裁,屆時中國會持什麼立場?若力排眾議地反對,將有違它一向提倡在聯合國框架內解決問題的說法。若屆時形勢一面倒的話,估計中國也不能反對向緬甸實施經濟制裁。

中長期必須回收稀土材料

據內地媒體報道,緬甸的重稀土礦集中在與中國雲南省交界的一小片地區——克欽邦的板瓦。克欽邦並不是緬甸軍方實際掌控的區域,而是屬於克欽地方武裝的地盤。緬甸的少數民族地區非常複雜,緬甸軍方對於中國和這些少數民族地區的關係,一向就有猜忌。

若中國支持向緬甸軍政府實施經濟制裁,那中國從克欽邦開採和輸入重稀土礦,是否會生變?屆時,中國又可能變回需獨力負擔全球九成重稀土產量的局面。

歸根究柢,不論是輕稀土還是重稀土,中國除了在其他國家尋找稀土礦、輸入國內冶煉之外,還必須發展回收技術。否則,這樣消耗下去,一定無以為繼。據悉,日本早就具備從線路板和硬碟機等回收稀土材料的技術,早在10年前已開始從外地輸入線路板來回收部分稀土材料。

另外,中國還必須認真說好故事、改善國際形象,令世貿組織等國際社會認同,西方國家有責任開採與其消耗量相稱的稀土礦,而不是要中國獨力承擔全球大部分供應。

明報記者 薛偉傑

[薛偉傑 科技觀潮]

相關字詞﹕政變 緬甸 中國 輕稀土 重稀土 稀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