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何濼生 濼觀天下

投資策略

何濼生:全球化主義會重新抬頭

【明報專訊】自古以來全球化都有受益方和受害方。二戰之前,全球化不單是人流、物流、資本流和文化交流,還經常涉及有軍事侵略殖民主義等。美洲、澳洲和非洲的土著,乃至印度和中國的兩大文明古國當然是受害方;大英帝國和歐洲的軍事強國是加害方,靠船堅炮利的硬實力,一面倒在世界各地佔盡便宜;被侵略的國家有被擄走被賣成為奴隸的,有被殺害痛失生命和家園的,也有被迫賠款賠地和被剝削的。今天全球化當然比較「斯文」,即使仍是剝削和不義,都最起碼會包裝成合法的市埸行為;而全球化的主線,更是移民貿易資金流、文化交流和技術交流,但同樣有受惠方和受損方。

特朗普支持者 全球化下「棄嬰」

早於2002年出版的諾獎經濟學者Joseph Stiglitz著作《Globalization and Its Discontents》就提出:不少人反對全球化是因為全球化帶來了不少惡果。跟「飯碗」直接相關的,當然就是那些須面對全球化帶來的前所未有的競爭的一群。蘇聯解體和中國改革開放,釋放了大量勞動力參與世界分工生產和新晉企業,東歐的新興國家和中國都明顯受惠於全球化;美國其實很大程度上也大大受惠於全球化,特別是國民獲得更多價廉物美的產品,而很多美國企業既可借助外國的廉價勞工增加自身的競爭力又獲得更多海外市場,並藉此獲得空前的增長。

貧富懸殊相對國力降 美國人難以接受

然而,昔日輕易賺取高工資的藍領階層再無法享受好日子,他們目睹工作機會流失,工資多年無法錄得實質增長。他們多成為特朗普的支持者,冀求好日子重來。

值得留意的是:對全球化不滿的原因,除物質因素,還有心理因素。由於全球化下很多產品價廉物美,儘管實質工資停滯不前,但多數美國人生活也不見得比之前差,但全球化下富者愈富,貧富懸殊使人難受。此外,美國整體國力雖然仍在上升,相對國力卻大不如前,使美國原來的超然地位大受威脅。很多美國人是以支持對華打壓,力保超級大國的地位。

疫症氣候變暖 迫使人類回歸合作

然而市場的力量和科技的發展,始終會推動着全球化的巨輪。但過去幾年的貿易戰和美國單邊主義已經給全球化增添了不少變數。個人認為,像新冠病毒肺炎的疫症和氣候變暖等對人類整體的威脅,最終會迫使各國回歸合作之途。全球主義的抬頭,將會有助全球化納入具可持續發展的正途。

嶺南大學潘蘇通滬港經濟政策研究所高級研究員

[何濼生 濼觀天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