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香港地產

WeWork:最壞時間已過 疫下共享空間拓新客源

【明報專訊】以營運共享辦公室為主要業務的新創公司WeWork,較早時一度在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棄租本港寫字樓作據點,但隨着市場漸習慣疫情、以及港府收緊限聚措施,該公司香港及台灣區總經理葉秀蘭接受訪問時指出,共享空間業務的最壞時間已經過去,近期甚至有外國學府加入成為新租戶,為業務帶來嶄新客源。

葉秀蘭: 年初曾被疫情殺個措手不及

葉秀蘭不諱言:「回想新冠疫情今年初爆發時,的確被殺個措手不及,不少企業的中長線發展計劃,都因疫情而減慢,幸好香港人適應力強,4月左右,已見承租查詢數字明顯回升。」

她強調,共享寫字樓的優勢是空間運用靈活,在疫情下,較方便企業分散員工於不同辦公室工作,配合當下新常態。事實上,旗下辦公室目前已增加每日清潔及消毒次數,加上已於12月初推出月費2,320元起的新會員計劃,料對市場有一定吸引力。

推出新會員計劃吸納租客

對疫情嚴重打擊環球經濟,葉秀蘭認為,部份初創企業、及以新模式經營的傳統行業公司,於疫情下仍有擴展計劃;與此同時,個別美國大學,因部分香港學生未能回美國上學,因而租用了他們旗下位於上海、北京、台北及香港的辦公室,作為遙距教室之用,當中包括中環蘭桂坊的LKF Tower寫字樓空間,這類非商業客在疫情下,成為新客源。

美國大學租用樓面作遙距教室

至於WeWork的客戶、教育公司Preface Coding創辦人兼首席行政總裁盧炳棠指,去年開始於外國使用該公司的樓面租用服務,在香港則一直租用位處天后的商廈作教室,至2020年初因租約期屆滿,改為租用共享辦公室,到今年中,更擴展至租用位於中環及太古的共享寫字樓。

盧炳棠認為,建立「去中央化的班房」,能方便員工上班及吸納不同地區的學生,並表示未來有意進軍飲食業,擬承租曾由翠華餐廳租用多年的中環威靈頓街4層巨舖中的其中2層。

明報記者 歐陽慧恩

相關字詞﹕租金 寫字樓 疫情 共享工作空間 共享辦公室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