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蔡金強 奧陸之聲

投資策略

蔡金強:西方預定論和雙標合理性

【明報專訊】中國和澳洲最近關係搞到特別僵,中國政府和中國人一直不能明白為何澳洲要這樣對他們,事實上中國是澳洲貨物最大的出口國,佔澳洲出口的42%,中國歷史上跟澳洲也沒任何結怨和仇恨,中國跟澳洲隔着那麼多國家,也沒領土問題,可澳洲還是對中國十分不友善,澳洲甚至可以算是世界上最反華的國家,分分鐘超越美國。

前幾周,澳洲自己曝光澳洲部隊在阿富汗屠殺幾十個普通老百姓,事實上西方國家在第三世界屠殺所謂「恐怖分子」的普通老百姓也不是稀奇事,所以西方媒體也就是報報而已,沒怎麼大張旗鼓。可有一個意外插曲——中國一個叫烏合麒麟的漫畫家合成了一幅畫,諷刺澳洲屠殺阿富汗百姓的醜行,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也post了這幅畫,結果引來澳洲總理莫里森的強烈反彈,澳洲朝野和西方都同仇敵愾,抨擊中國。

搞笑不?第一,是澳洲軍隊殺了幾十名阿富汗平民,不是中國;第二,是澳洲媒體和政府知情人士曝光這件事;第三,西方不是老說言論自由嗎?中國漫畫家合成張畫批評澳洲軍隊很嚴重嗎?可是在西方的認知裏,中國這樣做就是僭越,批評西方的軍隊,哪怕他們真的殺人,中國有什麼資格?你們這些本來就下級的人類,斗膽敢批評自由民主有信仰的西方人,反了!

小金人覺得這很符合西方的一貫哲學,小金人以前在花旗銀行工作,公司的老外很愛說髒話,尤其澳洲老外,那個「f 字頭」的英語出現頻率很高,那你以為自己可以隨便也跟他們說說嗎?錯,一次小金人和一個澳洲白人吵架,也說了「f 字頭」英語,他很生氣,簡直要單挑,最後見大領導還說我「keep your mouth clean」,這就是他們的哲學。所以小金人很能理解這次的漫畫事件。

西方的「民」不包括東南亞人非洲人

澳洲這次醜態令人忍俊不禁,為什麼會犯下如此罪行?又為什麼會不知羞恥的狂怒?我聊一聊我的看法,因為我們和阿富汗人,在他們看來都不算是人。很多人喜歡引用著名自由主義政治家邱吉爾的一句名言「民主是一種最不壞的制度。」我不想評論這句話對錯與否,只希望大家知道邱吉爾說過的另外一些話。1920年,邱吉爾下令對伊拉克使用毒氣彈進行轟炸時說:「我不承認對這些人做這種事是個錯,那就是當一個更強大,更高等,更智慧的種族對他們這樣幹,以這種方式進入並取代了他們。」如果你認為伊拉克前總統薩達姆因為對平民使用毒氣應當被絞死,那麼邱吉爾呢?邱吉爾在很多西方人眼裏是頂級大英雄,他是不是大英雄我不知道,我只想說出一個很簡單的事實。在相當一部分西方自由主義者眼中,他們之外的人都不算人。就像邱吉爾口中的民主,其中的「民」,不包括愛爾蘭人、東南亞人和非洲人。是的,看到自由主義論述中各種「人權」和「人類」的概念之時。不要忽略一個背景,即整體上的自由主義並沒有對什麼是人進行過定義。

雙重標準 根植歐美白人基因

不知道大家聽過西方新教加爾文的雙重預定論嗎?即:人,既有被神擯棄的預定,也有被神揀選的預定,而且,得救與否,不取決於全知全能的上帝對人未來行動的預知先見,而首先取決於是否被上帝選中,因為上帝的旨意是不能理解但必然公正的。就是說,被上帝擯棄的人,是無可拯救的。加爾文主義對西方,尤其五眼聯盟國家有着巨大的影響,對社會潛意識具有普遍影響。

可以說,雙重標準問題,根植於歐美白人的文化基因之中。不是搞雙重標準是否可恥,而是不搞雙重標準是可恥的。因為如果一個人不搞雙重標準,那相當於承認自己不是神的選民。意識形態上不搞雙重標準,等於承認自己是錯的。比他人優秀,即意味着擁有對他人犯罪的權力。就是說因為我素質高,所以我可以素質低。這是中國人難以理解的邏輯,而這一邏輯在英美殖民時代乃至今日,一直是得到強化的。後面又有了自由民主這個神聖和普世價值的加持,歐美白人的自信心和絕對優越感就更加得到強化,簡直就是如果你不是民主國家,我傷害你就是替天行道。不是說好的普世價值,人人平等嗎?西方喊出人生來自由的所謂啟蒙思想家洛克,不僅投資黑奴貿易,並且認為:大量非洲奴隸的存在本身使人們相信,他們是亞里士多德意義上的「天生奴隸」。

優越感下 行惡也是善

本次屠戮事件是澳洲自爆家醜,在中國人價值觀下看來算是澳大利亞制度優越性體現。但不要以己度人,在預定論乃至雙重預定論下,這種優越性反而構成侵略與殺戮權力。澳洲為何憤怒,因為在他們看來正展示自己優越性的時候。中國人作為下三濫國家,不僅不知感恩,反而對自由國家的優越性說三道四,屬於嚴重的僭越。

小金人最後的結論就是,跟西方白人,你講道理你是輸定的,因為在很多西方白人的眼裏,對你中國最大的惡就是最大的善。那還有什麼好說的?打鐵還得自身硬,你需要的是讓他們真的懷疑自己的優越性。

奧陸資本總裁兼投資總監

[蔡金強 奧陸之聲]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