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潘迪藍 國際視野

投資策略

潘迪藍:央行減干預 亞洲貨幣具上漲空間

【明報專訊】隨着美國總統選舉結果愈來愈明朗(拜登已取得足夠當選的選舉人票),以及有效預防新冠病毒的疫苗快將投產,環球的不確定性開始減少,因此亞洲貨幣有望在未來騰飛亦開始變得明朗。無疑,中國大陸以外的東亞貨幣體系包括很多隻不同的貨幣。但近兩三個星期,它們都全部開始加速升值,即使是那些整個夏季兌美元都貶值或者橫行的貨幣也是如此。可以說,它們繼續升值的條件已經成熟了。

首先,人民幣正在轉強,而這時通常都會顯著貶值。根據以往的歷史,這些一直都是亞洲貨幣升值的有利條件。因為人民幣升值可以舒緩其他亞洲國家的決策者對於貨幣升值可能會影響該國競爭力的擔憂,而美元貶值則可以令他們不用太擔心資金外流的問題。從圖1就可以看到,在2011年和2017年底,這兩個條件給予其他亞洲國家的貨幣不少升值空間。

外貿盈餘支持亞洲貨幣升值

其次,強勁的外貿盈餘亦會支持亞洲貨幣升值。最近幾個月,亞洲的貿易盈餘就急升至歷史新高。原因是,今年以來,能源價格下跌,以及新冠疫情爆發,都遏抑了亞洲國家的進口,但亞洲以外對於很多亞洲國家的出口貨品的需求卻維持強勁。

就連過去10年大部分時間的出口表現都疲弱的印尼,最近亦錄得貿易盈餘,而且其規模還和2011年商品熱潮高峰時相若。同時,隨着部分投資者將資金分配到亞洲,而不是其他基本因素較弱的新興市場,環球風險指數都會有利亞洲,於是又可能會吸引更多投資組合的資金流入。

干預資金外流 外儲創10年新高

第三,亞洲國家的中央銀行未來不太可能採用干預方式,來阻止的貨幣升值。當新冠病毒疫情在春季和夏季席捲全球時,亞洲各國的央行進入了危機模式,在外匯市場進行干預,以抵禦其貨幣的升值壓力。

當時,亞洲各國有很大的動機去進行干預,因為在不確定性加劇的情况下,採取干預措施可以讓這些中央銀行為其外匯儲備建立緩衝,以防範潛在和不穩定的資金外流;維持她們的出口競爭力;以及透過適度拋售它們的本國貨幣,向其國內經濟注入流動性。

結果,亞洲國家的中央銀行的外匯儲備創下了近10年來的最高水平(圖2),而區內很多貨幣都轉弱,國內貨幣供應總量則激增。

多國被列觀察名單 料減干預避美制裁

不過,隨着短期不確定性減低,亞洲各國推行這種干預行動的動機亦隨之減低。亞洲國家中央銀行的其中一個風險是,如果它們繼續進行干預,就可能會促使美國財政部將它們列入「匯率操縱國」。

大多數亞洲經濟體都符合美國財政部的「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的三個標準當中的至少兩個:對美國的貿易盈餘達到200億美元或以上,經常帳盈餘相當於其GDP的2%或以上,以及曾經在外匯市場進行單向干預,在6個月內干預的金額達到其GDP的2%或以上。

目前,日本、韓國、馬來西亞、越南、新加坡都已被列入觀察名單內,而台灣和泰國亦已經符合上述部分條件。美國財政部原定在今年4月發表正式報告,但由於新冠病毒疫情大爆發而暫停,現在可能要等新一屆美國政府成立之後,才會發表。這給亞洲國家的央行提供了一段時間,來減少干預措施,以避免被列為匯率操縱國以及徵收懲罰關稅。

強貨幣轉強吸引資金流入 刺激經濟

此外,停止干預,還可以減低決策者在干預過程中失誤而造成的風險。例如,該國的外匯儲備出現非常大的帳面損失,或者在長期對冲操作過程中,其外匯儲備資產和國內債務之間出現不利的息差而造成損失。

至於代價方面,亞洲國家的央行減少干預,亦會減少注入其國內金融系統的流動性。不過,這可能會被三個新出現的優點所抵消。因為強貨幣轉強可以吸引更多資金流入,從而壓低其實質利率,以及刺激其國內經濟活動。這又會形成良性循環,從而導致這些亞洲貨幣進一步升值。

GaveKal Dragonomics資深經濟師

[潘迪藍 國際視野]

相關字詞﹕觀察名單 干預 新冠 操縱 匯率 美元 人民幣 升值 亞洲貨幣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