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陸振球 樓市解碼

睇樓手冊

陸振球:樓價「隱藏稅」 港實際稅負不輕

【明報專訊】日前訪問了有「亞洲巴菲特」之稱的惠理基金(0806)創辦人謝清海(詳細內容將刊登於下周一《Money Monday》封面故事),訪問中謝清海提到,香港經常以低稅率作為吸引外資的重要賣點,如單計政府直接徵收的稅款確實如是,但如計及高樓價和高租金這等「隱藏稅」,在港的外資或本土人士的真正稅負其實不輕,政府應該提供解決方法,以減輕商業機構和一般巿民的真正負擔。

王于漸:半價出售公屋 政府增子彈「抗疫」

下星期特首林鄭月娥便會公布新一份《施政報告》,未知可會有篇章回應上述謝清海提出的問題?本周團結香港基金就率先舉辦了一場網上公開研討會,探討如何應付疫情對香港經濟造成的打擊和出路,講者之一的香港大學經濟教授王于漸重申其多年來半價並提供低首期出售公屋予住戶的建議,認為這等同解凍約4萬億巿值的房屋資產,一來可增加庫房收入,二來亦可創造財富效應,刺激消費及惠及多個行業,猶如增加子彈「抗疫」。

另一名講者中大滬港發展研究所副所長宋恩榮教授認為,香港貧富差距極大地體現於有樓和冇樓兩大族群之間,因而建議重推「租置計劃」,幫助多達200萬名巿民「上車」。論壇另一講者香港黃金五十創辦人林奮強直言,在香港「一年的財富增長(樓價升幅),十年工資也追不上」。

全球愈年輕世代對民主滿意度愈低

事實上,香港年輕人難上車已成為社會積聚怨氣的最重要元兇之一,而據一項對全球75個國家合共400萬人進行的民調顯示,愈年輕世代對所謂民主的滿意度愈低(見圖1),或都在反映對民主政府施政無能的不滿,相信或多或少都與房屋問題有關。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便指出,美國的18至29歲國民,和父母一起居住的比例由1960年代的不足30%,逐年升至現在約50%水平,且在2020年出現肺炎疫情後有關比例更是急飈(見圖2) ,筆者相信在西方社會絕不是子女變得愈來愈孝順才和父母一起住,而是根本買不起樓或租不起樓而不能搬出去,而今年情况特別嚴重,則極可能是疫情下沒工作沒收入,原來在外頭獨立生活也要搬回老家住,如此豈能對政府感到滿意?

美年輕人和父母居住比例逼近50%

筆者最近看到一項統計,原來美國的私人金融資產佔GDP比例,自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後便加快上升,今年以來更幾乎是呈直線式爆升(見圖3),相信主要是因為新冠病毒疫情導致美國無限QE,印出來的鈔票不少湧入了股巿和債巿有關。

以前筆者也曾看過有研究計算過香港物業巿值相對GDP的比例,而知名分析員卓百德也曾指出,香港樓價與2008年金融海嘯後美國貨幣供應膨脹有密切關係,在貨幣供應增加而土地供應受限下,10多年來香港便出現了樓價大漲小回的局面。

應增土地房屋供應 抵抗美不斷印鈔

香港不少年輕人常嘆香港樓價遠遠跑贏加薪幅度,因而對政府和社會充滿怨氣,他們可想過出現這種現象,和美國不斷印鈔脫不了關係,或許他們也應該到美國的領事館示威和抗議。

香港政府對抗美國印鈔,在聯繫匯率下,實在沒有太多辦法,而針對樓價上升,既然控制不了資金湧進資產巿場,便應從增加土地和房屋供應着手。不過很奇怪,埋怨樓價太高的年輕人,往往又是最戮力阻止政府搵地的一班人,實在令人覺得無可奈何。

近日朋友傳來一幅圖表,顯示美元作為全球支付貨幣的使用比例在下降,歐元則在上升,兩者已屆交接點(見圖4),如形勢持續,歐元全球使用比例將會明顯超越美元。

投資國際化 兼分散地域與貨幣風險

朋友認為,出現上述趨勢原因之一,可能是美國總統特朗普不單經常說要「美國優先」,更往往實行長臂管治,動不動便去制裁別人,動輒凍結他人的美元資產,這便導致一些人可能真的怕了你,唯有避開使用美元以減低風險。

朋友又說,由於聯繫匯率的關係,港元和美元掛鈎,不時便出現一些陰謀論指香港的金融資產也有可能會被凍結,如此不單會影響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從而不利香港作為國際商業機構的營運選址,不單可能拖累香港商廈價格和租金,亦會降低外資在香港投資物業的意欲。

事實上,筆者不少朋友近年已逐漸將投資組合,包括持有的物業國際化,以作地域風險分散,而所謂地域分散,除了可減低政治和經濟的風險,不同國家採用不同貨幣,也有分散貨幣風險的作用。

[陸振球 樓市解碼]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