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湯文亮 敢說反話

投資策略

湯文亮:留低難 離開更難

【明報專訊】昨日有租客簽約續租,租金唔錯,但租客指定要同我傾偈,我當然冇問題,因為我反而好奇有嘢要問佢。我有多少奇怪,就係租客在去年已經話生意難做,每月都蝕本,但竟然可以捱到今日,並且仲簽新租約。

該租客同我講,生意的確難做,繼續做每個月都蝕本,但唔做更難,因為有幾十個伙記跟了他十年以上,如果佢唔做,班伙記就會失業,正是留低是難,離開是更難;至於點解可以簽新租約,就是有不少行家已經結業,令到仍然營業的有機會生存,租客為免租金大幅上升,所以要求簽新租約。

不捨伙記失業 租客簽新約續租

租客的觀點令我茅塞頓開,我們一向都聽到那一班非建制議員講,「留低是很難,離開是很容易」,其實,我覺得他們沒有講出真心話,他們應該與我的租客一樣,「留低是難,離開是更難」。

每一名立法會議員不是單打獨鬥,是有一批受公帑的人支援他們,那些人毋須講學歷,又唔需要政府批准,不少議員的助理都是自己信得過的人,本來是很開心,但議員辭職,那一批助理立刻失業。所以,我認為每一名議員都應該徵詢自己團隊是否可以辭職,我估計答案大多數是不應該,總辭之後就冇彎轉,又多了一批人失業。

泛民議員總辭 將成建制派表演機會

泛民主派議員可能唔知道,總辭其實是給予建制派表演機會,過往立法會由於受到泛民議員阻撓,以蝸牛速度通過每一個提案,但泛民總辭之後,建制派議員會全力提速通過每一個事項,尤其是有關救香港、救香港人的事項,包括爭議性甚大的明日大嶼填海計劃,總辭即是讓建制派攞全功,並且讓香港市民認識到沒有非建制派議員的立法會運作是如此暢順,所以,我真的不明白泛民點解要總辭。

紀惠集團行政總裁

[湯文亮 敢說反話]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