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張宗永 翼之聯想

投資策略

張宗永:馬雲「有的放矢」

【明報專訊】螞蟻集團的歷史性上市,成為歷史性地被煞停。煞停原因,市場有不少猜測,其中有說起因是馬雲早前在上海的一次演講激怒了監管機構。不過,我比較相信馬雲是因為知道上市有「燶味」,才會「盡訴心中情」。我之前在本欄也談過螞蟻業務的遠憂,主要就是監管。我也看了馬雲當日的講辭,他的講辭是「有的放矢」。

其實,螞蟻集團的借貸業務一直存在灰色地帶。銀行業在中國是一個監管很嚴的行業,經營傳統銀行要考慮資本充足率和撥備,為什麼螞蟻經營貸款卻不用?馬雲在演講中點名,稱呼這種監管是過時監管,指《巴塞爾協議》是老年人俱樂部。螞蟻憑的是什麼?憑的是大數據,這是螞蟻作為電商的先天優勢。不過,傳統銀行看在眼裏,會那麼容易讓人家吃自己的乳酪嗎?

大數據代替抵押品 成螞蟻先天優勢

用大數據代替抵押品是金融創新?抑或是利用監管漏洞套利?不容易說得清楚。Uber是一個好例子,的士商經營都需要買牌照,換了「共享經濟」的外衣,職業司機做生意不用付牌費。

互聯網創新知易行難。用大數據來做信貸決定,真正的考驗是要在潮水退了之後,才知道誰沒有穿衣服。中國這十年仍處於信貸膨脹期,螞蟻的AI批單成功與否,有待觀察。雖然接觸過內地電商風險控制系統的,都讚嘆非常。

人民銀行批評螞蟻不要玩「錢生錢」。「錢生錢」這遊戲又豈止在互聯網,內地信貸市場的槓桿遊戲層出不窮,人行的批評似曾相識,洋人叫這產品作為CDO2!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後,國家權力進一步膨脹,近期的口徑是「什麼都要管」。用大數據來釐定風險,銀監和證監的官還有角色嗎?

內地朋友:出到來的錢才算真錢

監管機構挑戰螞蟻的商業模式不難理解,難以理解的是上市過程經層層審批,螞蟻怎樣賺錢不會是11月3日(上市叫停之日)才被發現的吧?事情為什麼發生在這時候,才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是螞蟻的估值太高,響起警號?

市場一直傳聞,馬雲後面有更大的利益擁有人,習大大如今大權在握,一朝天子一朝富,舊的既得利益者能不發抖乎?難怪我的內地朋友都說:「出到來的錢,才算是真錢。」

[張宗永 翼之聯想]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