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李曉佳 財經澡堂

投資策略

李曉佳:大數據的國進民退

【明報專訊】螞蟻上市臨門脫腳,雖然坊間盛傳是因為馬雲的公開言論惹禍,但筆者倒認為,中央要佈的是更大的一盤棋局,所謀的是掌握在內地科網龍頭手上的大數據。

以最近兩日突然受關注的互聯網企業壟斷問題為例,昨日人行前行長、現任博鰲亞洲論壇副理事長周小川在公開場合也參一腳,表示互聯網科技巨頭掌握了大量數據和市場份額,容易形成壟斷,導致不公平競爭。與之相呼應的是人行旗下《金融時報》上周一(2日)發表的署名文章,提到大型互聯網企業從事金融業務,不但鞏固其原有業務的市場主導地位,也讓其金融業務更容易獲得數據、信息和客戶資源,這優勢促使大型互聯網企業「在資源配置中權力過度集中,並逐步強化為市場壟斷」,最終是「大而不能倒」。

圖將數據「收歸國有」 似官方打壓主因

然而,內地科網龍頭染指及壟斷金融業,並非這一年半載才發生,官方選擇在這時候出手打壓,筆者猜測有3個誘因。其一,數碼人民幣的快將降臨,將可能帶來更複雜的網絡資金流轉,流轉過程如繼續像現在那樣集中於某幾間企業的網上金融服務當中,官方便較難全面掌握資金流向。

其次,網絡金融生態日趨完善與普及,勢必促使數據從資源轉變成資產,而在轉變過程中,這些數據產權都在民企手中,換句話說,所謂大型互聯網企業的市場壟斷,其實也是數據壟斷。要知道在5G的時代,數據已可算是媲美石油能源之類的國家級戰略資源,又豈能不在官方掌控之中?

最後一個誘因,也是筆者認為驅使中央要出手的主因,就是掌握了大量數據產權的科網龍頭,並沒有想像中那麼聽中央的話。兩年前,由人行監管、中國唯一國營的個人徵信業務公司百行徵信成立,專門收集網上金融服務和個人信貸資料,並匯總數據,包括螞蟻旗下的芝麻信用、騰訊(0700)旗下的騰訊徵信等8家民間徵信公司均有份參股。不過去年9月,英國《金融時報》引述百行徵信匿名員工消息指,百行徵信希望從8間民企那裏獲得個人資料、還款紀錄等徵信數據,但只有3家公司同意交出客戶資料。

局中棋子 成也中央敗也中央

報道始終沒法得到官方證實或澄清,但從成立百行徵信一事可見,當局確實有意從企業手中將數據「收歸國有」,而今年中,螞蟻旗下小貸平台花唄和借唄才陸續將徵信數據接入百行徵信,整件事拖拉近一年,對於螞蟻和騰訊這樣的龍頭而言,要把企業私產公有化,其不情不願可想而知。

既然民企龍頭不乖乖合作,那就透過立例去讓當局「依法合規」監控其業務。諷刺的是,科網龍頭的壟斷本身就是內地封閉市場所促成,但在大數據也要國進民退的前提下,當初是誰助推科網龍頭壟斷已不重要,重要是這些企業都只不過是局中的棋子而已。

[李曉佳 財經澡堂]

相關字詞﹕數據產權 企業壟斷 大數據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