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薛偉傑 科技觀潮

投資策略

薛偉傑:「奮鬥者協議」被法院接納 華為捲壓榨員工事件爭議

【明報專訊】10月20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在一宗勞資糾紛中,判決一名華為前員工當年簽署的「成為奮鬥者承諾書」屬於自願。同月,還爆出多家互聯網企業疑似壓榨員工去廁所的時間。再加上「996工作制」(每日朝9晚9,每周上班6日)等,一時間,內地部分科網企業的非人性化管理手段再次引來熱議。

選「奮鬥者」要放棄有薪年假及無薪加班

有內地媒體報道,早在2010年8月,華為有要求中高級員工自願簽署「成為奮鬥者承諾書」或「奮鬥者協議」。

這項政策是將其員工合約分成「奮鬥者」和「勞動者」兩類。「奮鬥者」需要自願放棄所有有薪年假,自願進行非指令性加班(即無薪加班),自願放棄婚假、產假或陪產假等假期,以獲得分紅、配股的資格。據講,「勞動者」則可以照常享有上述假期,但不會獲得分紅或配股,而且加薪和升遷都會受影響。有些「奮鬥者協議」內容甚至包括:承諾在考核時接受末位淘汰,或者在自己能力不足時接受公司淘汰,承諾不與公司產生法律糾紛。

據講,「奮鬥者協議」的推行,一直都是在各級口頭傳達,要求員工自行手寫協議包括上述條款,從來沒有白紙黑字的文件或電郵。如果內媒報道屬實,華為便有故意避開一切文件和電子媒介,為了不留下不利它的證據之嫌。這樣,員工就極難推翻該協議。

據悉,華為的中高級員工被要求在「奮鬥者」和「勞動者」中選擇時,絕大部分都會簽署「奮鬥者協議」,但是否心甘情願卻或存有疑問。至少,自願放棄婚假、產假或陪產假,就遇到很大反對。因此,後來的「奮鬥者協議」的內容主要是自願放棄有薪年假,以及自願進行無薪加班,被網民謔稱為「糞鬥者」(Shitfighter)。雖然華為好像是以分紅和配股來換取員工的有薪年假,但具體如何計算,在多少年之後才可以獲得,報道就沒有提及。

至於這次官司中的華為前產品經理曾夢,是在2012年11月入職。他在2018年5月10日向華為申請放假,5月11日提醒上級審批,但後者一直沒表明批准或否。結果,曾夢在5月14日至18日休假,被華為指他連續曠工幾日,與他解除勞動合同。

法院的判決主要包括幾點。第一,華為是合法解除其勞動合同。第二,曾夢未能證明他在2012年11月至2018年5月期間每日加班2小時已獲得上級審批,故駁回其主張的加班工資。

第三,據悉,曾夢在《成為奮鬥者承諾書》中自願放棄有薪年假,並無證據證明該承諾書是在欺詐、脅迫或乘人之危的情形下出具。由於這是員工自願放棄有薪年假,而不是僱主要求,根據法例,華為只需向他支付同一時間的正常工資,而不是3倍工資。雖然曾夢也取回一些補償,但法院大致認可了《成為奮鬥者承諾書》,對華為非常有利。

互聯網公司有「996」不成文規定

事實上,近年內地部分科網企業對員工的管理手段超乎想像。根據《勞動法》,每周正常工時最多是44小時,每個月最多加班36小時,即每周連加班平均最多約53小時。但內地很多互聯網公司卻將「996」視為不成文規定或者天經地義,甚至不認為這是員工有選擇權和自發地額外工作,加班工資就更加不用說。

去年1月中,杭州的有贊科技在年會上宣布,將會強制執行996工作制,更聲稱若員工工作家庭平衡不好的,可以考慮離婚。此外,之後每季要進行文化價值觀考核,若文化價值觀不匹配的,應該馬上走。當時引發了不少員工不滿。連媒體都認為,科網企業私下「倡導」996的固然不少,但夠膽說得這麼露骨的實在少有。

而上個月,亦爆出多家互聯網企業疑似監察或壓榨員工去廁所的時間。其中,有報道指快手在一個廁格門口安裝了一個計時器。通過這個計時器,廁格外的人不但可以知道內裏有沒有人,甚至還能夠知道裏面的人已進去多久,令不少員工感覺被冒犯和公審。

外國科網巨頭懷柔管理較高明

快手其後聲稱,只是因為其園區內廁所有限,員工上廁所排隊現象嚴重,所以才在廁格安裝計時器,測試員工的如廁次數和時間,以確定加設移動廁所的數量云云。但若只是為了測試數據,完全沒有需要公開展示。一下子,多家互聯網公司的員工都爆料,指廁所數量供不應求。更有公司疑似在所有廁格安裝了計時器,可以在手機App上看到每個廁格是否有人佔用,以及使用了多少時間。

無可否認,Google、Facebook等外國科網巨頭的員工亦一定會有超時工作。但很明顯,它們懂得運用懷柔的管理手段,至少不會稱之為理所當然,更不會愚蠢到監察或壓榨如廁時間。可以說,內地科技行業的短板,並不限於光刻機和EDA軟件等,就是人力資源管理技巧也有很大的短板。

[薛偉傑 科技觀潮]

相關字詞﹕快手 有贊 勞動法 非指令性加班 有薪年假 奮鬥者協議 奮鬥者承諾書 奮鬥者 華為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