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陳大為 世界為觀

投資策略

陳大為:全球化建制的暫時勝利(上)

【明報專訊】進入主題前,先用預期通脹率和長短債息差看看現况。

如圖示,美國的預期通脹率已經回到去到12月疫情初在中國零星傳播時期的水平。同時,長短債息差則上升過了6月初時的高位,穩定在0.70厘之上。這種情况,一般來說,鍾情短線的投機,因為揸資產好過揸現金(通脹),但長期的風險溢價又高於短期並不斷上升(長債利率 >短債利益)。

長息攀升 利短炒不利長線投資

若再細察現時美國聯儲局和銀行系統內各帳戶的情况,聯儲局仍維持其總資產數在現規模,不增不減,而銀行系統內,貸款資產的增幅遠弱於證券資產和現金資產看,聯儲局給予的支持並不落在企業、個人的擴張,卻仍落在短期投資、現金消費、儲蓄之上。再回到圖上看:標普500/金價和納指/金價的比率,前者比後者弱,亦更受利差的影響。

若圖示的利差和通脹趨勢繼續,資金持續供應的話,漲幅計,將會是納指好過金好過標指。以美國各行業計,長線投資而又對利率敏感的,如地產、銀行、資本密集又資金周期長的重工、航運、基建等的股價都唔過癮。

於是,重點在:來時到底什麼因素會進一步刺激通脹,還是引起通縮;什麼因素會令長息進一步上升,又或者倒過來令其收窄?

後者容易預計:事關其跟聯儲基金實則利率方向相反。即加息,長短息差會收窄;減息,則長短息差會拉闊。至於不動利率而仍能調節長短息差,則可用扭曲操作(operation twist)。但現階段未是時候加息,出扭曲操作可能還太早了點。在此方面,估計聯儲局不會太進取,仍然係睇餸食飯。所以,長短息差在缺乏干預,兼且疫情陰霾揮之不去,國際關係波雲詭譎的情况下,長息仍會逐步攀升,更利短線而非長線投資。

疫情倒逼封鎖 投機也受打擊

至於通脹通縮,變數甚多:若政府能再通過刺激方案,雖未能刺激企業生意和整體工資上漲,但仍可有如本年前兩次送錢時的炒賣,唯獨要注意邊際效用遞減。可是,若然未撐到有方案兼落實(可能是2021年首季),疫情倒逼全球又要封鎖,則可能連投機也打擊,則會向通縮發展,尤其可能屆時地產公司輪流爆煲連累銀行,再引發連鎖反應。亦可能因拜登上台而引起變化,但又被國會阻撓變跛腳鴨,凡此種種,都增加市場不明朗。

那麼到底會是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dtwchan@yahoo.com

[陳大為 世界為觀]

上 / 下一篇新聞